民生及福利
2007-04-29 欣曉計劃一周年檢討 (下)

 

融入社會的迷思──欣曉計劃一周年檢討(下) 
 
蔡文傑
                                                                                                                                                                                                                                                                        
                                                                                                             
        上星期說到我們的研究發現,參加欣曉計劃的單親家長在找工和做工的過程中,遇到比一般人更多的困難,包括「內在」和「外在」兩方面。「內在困難」與單親綜援家長本身的特性有關,包括:年齡大、較少工作經驗等,而「外在困難」則與現時勞動市場的情況有關,包括:長工時、低工資等。研究結果顯示,差不多所有被訪家長曾經面試或正從事的工作,時薪只有大約二十元左右,這些低薪工作並不足以讓家長脫離綜援網,更遑論可以脫貧。即使他們能成功就業,都只是成為香港日益增加的就業貧窮人士的一份子,對幫助他們融入社會和自力更生並無幫助。
 
        對參加欣曉計劃的單親家長來說,他們被主流的勞動市場所排斥,只能找到一些長工時、低工資和不穩定的工作,如兼職、替假、散工、臨時工等。這類工作屬於最無保障的工種,即所謂「邊陲勞動市場」。單親家長被推進幾近飽和的低薪勞動市場,成為邊緣勞工的一份子,這將可能進一步拖低勞工階層的工資,加劇就業貧窮的問題。被訪者指出,工作未必一定能使他們融入社會,即使進入了勞動市場,也不能確保自己不遭受排斥。在缺乏最低工資的保障下,工作並不能保證他們能獲得基本生活所需的合理工資,更不能確保他們不被排斥於社會之外。
 
         至於欣曉計劃對家庭生活的影響,主要是家長與子女的關係出現轉變。有被訪者指出,自從她們參加了欣曉計劃之後,照顧子女的時間減少了,令彼此間的關係出現變化,有些家長與子女關係變差,有些子女則因為家長經常不在家而出現情緒問題。其中一位被訪者表示,由於要參加欣曉計劃的活動,所以沒有時間為兒子預備晚餐,令兒子長期需以即食麵作為糧食,她為此感到內疚。她在訪問中表示:「去完欣曉嗰度,返到屋企都仲要做屋企野,我攰到坐喺張床到,阿仔咪自己整杯麵頂住檔,粗粗地食住先啦,都冇辦法啦...佢言語上就無話表達到妳成日都唔喺度,但喺生活細節上,例如食飯咁都好辛苦煮唔到囉,佢都唔想成日食公仔麵架嘛,唯有同佢有時食下麥當勞等佢開心下囉,等佢唔好話我成日食公仔麵刻薄佢啦...」
 
         此外,研究亦發現當單親家長從工作場所回到家時,並非可以立即休息,而只是進入了另一個工作場所──家庭而已,而這份工作更是沒有下班和放假時間。由於單親家長是家庭的唯一照顧者,故她們在工作之餘,還需要完成因工作而未能處理的家務,例如煮食、清潔、洗燙、照顧子女和處理子女的學業和情緒問題等,這大大加重了他們的生活和經濟壓力。
 
        或許有人會認為,照顧家庭只是個人責任,不是正規工作,因為它沒有經濟價值,並不能「generate income」。然而,假若我們將照顧工作放在勞動市場從事,或僱用其他人(例如外籍傭工或家務助理)在家中代勞的話,情況便會截然不同,會立即變成一種有市場價值的勞動力。因此,我們得承認照顧工作亦同樣是工作,理應得到尊重和肯定。《家庭團體勸諭》和《婦女的尊嚴與聖召》曾指出,基於家庭的重要性,社會應認可無酬的家務工作,它指向和專注於保障個人和家庭成員的生活質素,故不應低估它的價值。
 
        總的來說,政府應以「選擇」代替「強制」,容許單親家長可以選擇從事有薪工作、義務工作或照顧工作,並以鼓勵的方式代替懲罰性的措施。此外,政府應提供更多誘因,協助單親家長就業,例如提高豁免計算入息,使從工作賺取到的入息可改善他們的家庭生活,並增強單親家長的「跳板能力」,增加脫貧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