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9-05-11 對資助基層家庭學童上網費用意見書

對資助基層家庭學童上網費用意見書

自教育改革開始以來,資訊科技成為了學生學習的重要工具,但勞工及福利局代表首席助理秘書長張岱楨早前多番強調,上網費只是「理想需要」,不應列入綜援津貼範圍,引來社會嘩然。教育局局長去年成立之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專責小組成員,就已經認同使用電子學習資源是全球趨勢及勢所必然。

學生利用互聯網學習、邀交課業(如「每日一篇」)已成常態,學校甚至會請學生透過網絡翻查成績或操行分,或提醒學生翌日需帶備什麼教科書,因此網際網絡已是每位學生每天必不可少的部份。再加上2009年實行新高中課程,相信未來學校正規課程對資科技的依賴只會愈來愈多。但教育局推動教育改革的方向,卻製造數碼鴻溝的問題,結果令基層學童掉入更被邊緣化的局面,長遠更會導致跨代貧窮。

 

解決數碼鴻溝的國際經驗

而三藩市對推動消除數碼鴻溝的態度和工作就值得港府學習,在過去一年,三藩市市府科技局擴展免費無線網絡,覆蓋三藩市公屋局旗下2,121個單位,及一些非牟利機構的1,200個單位,而今年初開始三藩市市民就可以經「社區聯網」免費上網。市長紐森(Gavin Newsom)表示,網絡現在的普及程度有如以前的電話,每人均需要,電腦及上網尤其對收入不豐的有需要人士特別重要,他認為三藩市必須在數碼鴻溝上築構橋樑,才是經濟蕭條下改善民生的重要策略。

另一邊廂,根據立法會文件(IN14/08-09)就指出,美國德克薩斯洲早於1995年就把「課本」的定義正式擴大到包括電子課本,而她們參與「科技侵入試點」計劃的學生中,「那些報稱較常使用手提電腦來學習,特別是在學校以外使用電腦的,在閱讀和數學測驗得分較高」。

因此,當局經常聲稱學校、公共圖書館、社區中心提供的借用電腦服務已足夠解決基層學童的上網需要,是置不同社會階層學童於一個不公平學習機會的處境。試問學童如是因為社會階層而非學習能力,而導致成績的差異,港府又豈能解決本地跨代貧窮的問題?學童的學習機會何來公平之有?

 

「派糖」式措施未能解決數碼鴻溝問題

我們認為,政府在推行「教育數碼化」或「電子學習」政策時,必須有長遠措施協助欠缺負擔能力的基層學童的學習需要。我們相信教育局亦明白上網費會對基層家庭帶來沉重的經濟壓力,因此於08/09年推出「電腦循環再用計劃」,但二萬名額幾個月內已告滿額,可見基層家庭對上網資助的需要何其殷切,這類短期「派糖」式措施未能解決數碼鴻溝的問題,因此當局進行教育改革的同時,需要盡快在政策上檢討現行的資助計劃,令基層學童不會從教育改革中受害。

 

將書簿津貼擴大至上網費

既然學生使用的課本已非只有印刷課本,而書簿津貼的目的既為「經濟有需要的學生提供津貼,以支付必須的書簿費用及雜項就學開支」,但教育當局已多年沒有檢討書簿津貼的內容,資助範圍已經過時,因此我們要求,教育局應檢討書簿津貼的津助定義覆蓋至電子學習(包括上網費用),對低收入家庭,以書簿津貼形式對上網費用進行全額或半額資助,這才是解決數碼鴻溝問題的方法。

 

2009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