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7-09-09 感同身受紮鐵工之苦

 

                                                                                                                 羅偉聰
                            
過去一年多,教會團體倡議政府要立法保障工人的「家庭工資」、「最低工資」等工作,相信在教內的兄弟姊妹就即使不是積極支持的,也起碼略有聽聞過箇中來由。但是,對於近日教會團體、神父、修女、信友公開支持紮鐵工人罷工和爭取增加工資的行動,有不少兄弟姊妹都不明所以,有些朋友更認為教會高度支持這班工人有點莫名其妙。我們可能理解教會要為那些時薪連三十元都掙不到的工人去爭取合理工資,但不甚明白我們為什麼要支持那些「日薪有八百元」的紥鐵工人要求加薪。

首先,我們要記起教會的社會訓導對於我們倡議「家庭工資」的基礎原則:一個工人的工資應足夠使他能建立並恰當地維持一個家庭,並且對此家庭的未來能有保障。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特別在《論人的工作》通諭中,更明言公道報酬是社會倫理的關鍵問題,一個社會經濟制度的正義及其正確運用與否,觀乎此制度下,人的工作是否得到適當的報酬,因為工資正是大多數人能達到共同使用財富的實際方法。而公道合理的工資水平,最少要相等於「家庭工資」,即至少提供足夠維持整個家庭的基本生活需要,並能提供家庭成員充足的發展空間。

這樣便可能有人會說:「每日工作八、九小時有八百元薪酬,已算是不少了!」似乎這是事實,假如每個紮鐵工人「日日有工開」的話……但事實上,有八百元日薪的,只是一些「短期散工」(即每月只有十多天工作),而他們一般都享有較少的勞工保障。而開工較多的所謂「長散工」,日薪少的則只有六百元,而全個月有工開的話,也可能只有約八千多元。過去十年來,紥鐵工人的薪金一直任由所謂「自由競爭」而一直被削減,與此同時工作時間卻不斷被加長至每天九小時,而且連休息時間亦被取消。過去,他們為保飯碗只好一直噁忍。

近日紥鐵工人連續不斷的罷工行動,其實不單止是為他們個人爭取一個符合通漲水平的合理工資,以維持他們家庭生活所需,當中也帶出他們向僱主宣示「工人薪金不得任由為商人的自由競爭所左右,也不得讓豪富者的專橫來決定,而應絕對遵守正義與公平」──這符合「社會訓導」的訊息。教宗在《論人的工作》通諭裏說道:「工人權利的獲得,無論如何不能僅僅看經濟制度的結果而定,而這些制度多少都是以最大的利潤為標準。相反的,對工人的客觀權利的尊重,則應該成為形成整個經濟的適當而又基本的標準。因為人的權利是整個社會道德秩序中的關鍵。」(17節)

現時紥鐵工人和很多勞動密集行業工人的工資都被人為地扭曲,撇開他們不顧個人「手停口停」的憂慮而罷工,不管他們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能喊出「加薪減工時」的要求,不看多少工人飽受欠薪之苦(現在被拖欠兩個月薪金變相成了行規),不理他們遇到工傷時因要「保住飯碗」而被迫不能呈報,也不論僱主、判頭欠供強積金或扣減薪金以作供款的情況比比皆是,我們只看在紥鐵工人只是為著自己的尊嚴而奮戰,就值得我們身同感受的去支持他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