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7-09-23 從紮鐵工潮看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

 

                                                                                                                   陳麗娜
                                      
上星期五筆者有幸出席由基督教協進會所舉辦的回歸十年諮詢會,探討日後基督教會當走的路。當中中文大學賴品超教授與會眾,分享基督教信仰如何建立香港的文化核心價值。他認為有五項信仰核心的價值值得基督徒去思考和維護的,這些價值包括了責任、經濟不是終極價值、在競爭中強調公義、善待外邦人的文化、享受閒暇的文化。現在,我嘗試將這些核心價值放在近日的紮鐵工潮中,看信仰如何引導我們判斷社會議題。

在紮鐵的工潮中,我們聽到紮鐵商會和部份的傳媒指香港是個自由市場,薪酬是由雙方議價,因此工人罷工,是單方面破壞了協議,破壞合約精神。可是,我們忽略了香港的市場是否真正自由,勞資雙方是否處於個平等的地位去磋商工人的薪酬和企業的盈利。這次事件涉及現時建造業分判制的結構矛盾,扎鐵商會由數個大分判商壟斷,他們跟承建商議價,操控港九新界數百個地盤工程,再經由二判、三判等,壓低紮鐵工人的薪酬福利,以往工人薪酬可以高達一千二百元一日,但現時減少到只有六百至八百元。況且,本港九成以上紮鐵工都是長期散工,一個月開工足十多廿天,就已經是「非常的幸運」。

經過多年來的洗腦,香港已麻木地相信自由市場是萬能的,過分強調權益會損害經濟的發展,但信仰告訴我們,在論及自由當中不能忽略了責任。在創世紀中提及天主依祂的肖像,造生了人類,人類可自由地享用大地資源之餘,也有負起要管理大地的責任。因此,企業可自由地、合法地去賺取利潤之餘,也需要負上社會責任,使為他們賺取金錢的員工有合理的工資。還有,賴教授提醒我們,香港社會愈來愈以經濟效益來衡量各項社會政策是否有價值,人性的尊嚴就此被淹沒在經濟的洪流當中。物質的重要性不斷地被強化和誇大,使我們忘記了經濟的效益、GDP的增長只是為人類謀求幸福、維護人性尊嚴的手段而已,而不是終極價值。耶穌基督說:「安息日是為了人立的,並不是人為了安息日」(谷2:27)。因此,我們要撥亂反正,指出經濟是為了人而服務,而不是人為了經濟而活。

香港是個強調競爭力的社會,但信仰提醒我們不要只談競爭,而忘了公義,因上主是公義的,在社會制度上照顧弱小的,就如舊約記載天主要求以色列民訂立「喜年」的制度,使受壓迫者可以得到解放(肋25:8-22)。對工人而言,集體談判權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勞工保障,因為這是平衡長期處於不平等勞資關係的基石,令勞資雙方在一個較平等的情況下,訂立僱傭條件,防止資方乘工人之間的溝通不足及各自議價,而壓低工資。

其實,1997年6月,香港回歸前,立法局曾通過了《集體談判權條例》,可是遭特區政府的臨時立法會廢除。沒有了集體談判權的保障,僱員的議價能力下降,僱主就可以利用各種方法分化及壓搾工人。以紮鐵工人的工潮為例,無論工友展示了多大的團結力量,沒有集體談判條例,就沒有集體談判的議價能力,就算一個工會代表了眾多的工友,紮鐵商會仍可以不承認工會及工人代表的地位,不與工會代表談判。與此同時,紮鐵商會還可單方面的選擇與其談判的工人及工會對象,而這亦解釋了為何紮鐵商會早前漠視工人代表的意見,單方面的選擇與工聯會屬會紮鐵職工會舉行秘密會議,進行薪酬談判。

從紮鐵工潮中,除了本地工人團結起來外,也得到一些尼泊爾的工人的支持,雖然他們的工資被本地工人更低廉,只得五百元左右,但他們沒有仍仇視本地工人,並一起罷工和他們一起爭取合理的工資。雖然工潮暫告一段落,但我們不要忘記仍有一批外籍的工人的權益仍得不到保障。舊約當中也有記載要善待外邦人,因以色列民也曾寄居埃及(出22:21;肋19:33-34)。

長工時已成為香港人的特色,而且在強調競爭的香港社會已成為定律,因此,工人堅持的八小時工作,顯示出一個有尊嚴的生活,除了有合理的工資、也有合理的工作和閒暇的時間,和家人相處及發展自己的興趣。

香港地方小,工業微,工廠少,全力傾側發展金融、服務業、知識型經濟,並以市場為解決萬事的靈藥,在亮麗的「亞洲國際大都會」的光芒下,掩蓋了數目其實不少的低技術工人的容貌及生活苦况,基層勞工變成「看不見」的一群。這次紮鐵工友自發上街,成為香港持續最久的工潮,突顯經濟資源不公,外判制度不合理,更讓我們反省建設地上天國的核心價值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