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5-12-25 警方助紂為虐    無理鎮壓反世貿人士

                                                                                                                集思

反世貿的示威者在告士打道等待被警方拘捕時,仍不忘清理現場的垃圾,反映出他們是和平、理性、極度合作的一群。事實上,這班韓國農民及其他示威者是因為世貿不公平的貿易制度,被貧窮化及邊緣化,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才千里迢迢來到香港示威。
 
他們在12月17日晚向著會議展覽中心走去,是因為世貿會議將接近尾聲,在這關鍵事刻,他們想更接近會展外,讓場內的高官巨賈更清楚地聽到他們在生死線上掙扎的呼喊,並不是要刻意作出挑釁行為或製造騷亂。雖然在鏡頭前,看到示威者似乎有很多過激的行為,但鏡頭卻沒有告訴我們,警方是如何暴力對待示威者及無理地挑動他們的情緒。在這裡,筆者並不是要合理化任何人的過激行為。只是這班被認為「過激的」示威者其實最終也沒有大肆傷害警方,更沒有乘機破壞香港的商舖或公共財物,他們最後甚至和平地坐下來,在漫漫長夜,忍受著饑寒,耐性地等待警方極度緩慢的清場行動。故此,香港政府指他們是「騷亂」、「暴力破壞香港的安寧」、會四處製造騷擾等等,絕對是刻意抹黑及誤導公眾之詞。
 
警方指批評警方拘捕九百名示威人士的指控是「不公平及沒有足夠理據及事實支持的」,又指「有關騷亂是有預謀的」,更是不負責任的說法。當時,我們在菲林明道的人,不少只是和平地在叫口號或站在一旁觀看,有些韓國婦女只是在打鼓表達不滿,另有一些人在協助被胡椒噴霧噴到的示威者洗眼睛,他們都是和平的示威者。但警方完全沒有給予任何警告(筆者及很多朋友當時都站在最前面,都沒聽見),便一而再地向著人群胡亂發放催淚彈。
 
作為後來被扣押在告士打道九百多人的其中一個,筆者與其他聲援者並沒有任何「預謀」。我們留下來,是由於警方未正式下逮捕令時,有韓國婦女想離開,但警方搜完她們的物品、寫下她們的資料,竟無理地不讓她們離開。其實有些外國示威者亦想離開,只是受到警方的留難或有選擇性地放行,才不能離開;我們留下來,是由於有工作人員向警方說有人受傷待救援,但警方竟然不理會「救人要緊」,強行拉扯該工作人員搜身後,最後竟叫他自行致電報警;我們留下來,是由於我們只想查問警方為何有選擇性地放行,但警方竟然莫名其妙地用盾牌狂打地下;我們留下來,因為有記者身體不適想離開,警方都不容許他離去,要經過多番交涉才放行……我們留下來,因為我們不知警方將如何無理地留難外國示威者及抹黑他們。而事實上,香港政府亦真的如此做,似乎要合理化自己的過度暴力行為、應對的不足及對形勢判斷的錯誤。
 
我們整晚忍受著饑寒,冷得發抖,按著權利向警員要求食物及毛氈,但都不得要領;我們全部人和平地坐在路邊,等待警方的拘捕,有些人甚至因為忍受不了寒風,主動叫警員快點將我們拘捕。故此,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馬維騄說「現場有食物有水」、清場歷時十一小時是因示威者消極及不合作云云,簡直是一派胡言。
 
清場後,一些示威者更一直被扣留於警車上,不知去向。有被捕者更長時間不獲准去洗手間及供應食物。在扣留過程,更有人目擊有被捕者遭拳打腳踢及被掌摑。
 
在這幾天所接觸的韓國農民,都十分率性、友善、純樸、有勇有謀,與警方的冷漠、謊張、漠視國際人權標準粗暴對待示威者,形成強烈的對比。我們對香港政府這種助紂為虐,欺壓世貿下的受害者,並粗暴踐踏示威者的人權的行為,表達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