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6-01-15 世貿會議帶來的道德思考

 

                                                                                                               阮美賢

由漠不關心到初步認識,由視示威者為暴民到同情韓國農民的慘況,由只報道防避世貿的激烈示威到探討世貿為人民造成的壓迫,這些都是世貿會議為部份香港人和傳媒所帶來的一些轉變。

雖然世貿部長級會議已曲終人散,大部份海外抗議世貿人士亦已離港返回老家,但整個過程卻留下甚多值得思考的道德問題,包括世貿大力推動的新自由主義和企業領導的經濟全球化對平民百姓所帶來的後果、會議期間所發生的拘捕事件的合理性和接著的各方反應回響,以及個人消費行為的自主性等。

當中,筆者留意到有關韓農與警方發生衝突後誰對誰錯的討論。有論者謂韓農「衝擊警方」後,市民及民間組織仍偏幫農民,是採取黑白分明的思考角度,打造敵我分明的世界,他們既已站在同情農民的一方,便漠視韓農採取暴力的事實,這是對道德的嚴重扭曲云云。 

世上很多事情的確不是非黑即白,而將意見不同的人一律視為敵人更是不可取。這種思考方法缺乏理性和細緻的分析,會自以為掌握一切真理而不容異己,故不應是爭取公義的民間組織或個人所持有的處事態度。然而,當仔細分析上述論者的論調,便會發覺其理據亦不見得站得住腳,而且亦墜入片面和二元分析之嫌。

單憑傳媒幾個剪輯畫面的報道,既沒有親歷其境,亦沒有進一步求證,這些論者就否定包括韓農在內的大部份示威人士是以和平方式進行示威,更接受警方的單方面解釋,把衝突定性為暴力騷亂,無視在場人士的親身經驗。此外,以片蓋全地泛指韓農攻擊警方,因而把警方向一眾海外及本地示威者(以至禍及在場的記者途人)施以胡椒嘖霧、水炮和催淚彈的行為合理化,以及認為長時間把示威者拘留是適當的做法。這些判斷明顯有偏差。

當事後警方的做法受到民間組織和評論員批評時(當中包括陳日君主教指警方高層決策錯誤是香港之恥),竟有通識教育的講師在未瞭解批評者的理據的情況下,指他們把警方視為敵人,無視一些前線警員所受到的傷害,並指他們的道德感已嚴重受扭曲。

當然,前線警員有其難處,其職務使之與示威者處於對立面,他們的處境的確值得同情。然而,相信示威人士和民間組織無意將警方非人化,亦不是持敵我分明的思維模式。陳主教及批評者除了憐憫韓農外,亦有查訪當日在場人士,因此並非隨便作判斷。或許該講師及其他論者與一般市民一樣,在缺乏求證和批判態度下,便單憑傳媒的選擇性報道而被誤導,看不到電視畫面以外示威者所受到的更多不人道和暴力對待。又或甘願選擇性地相信和放大某些現實情境,不願聽取個別在場人士的切身經驗,硬把自己的一套表面上中肯的道德理論加諸在民間組織和批評者身上,並借復和為名掩飾當權者的暴力。

其實,更重要的是查問衝突的根源,若非世貿被強國所控制,而有權力者又漠視人民現實的慘況,韓農和眾多受影響的民眾何苦要遠渡重洋來港向世貿決策者表達心聲?現在仍有十多人被迫與家人分離滯港等候應訊。不論是世貿或港府的強權無形暴力,都比示威衝突來得更嚴重。面對這情況,我們又會作甚麼道德判斷和行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