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6-01-29 教育是建立生命的職事

 

文傑
 
        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一句「.......教改這麼多學校做,若教師有壓力,為甚麼只有兩位老師(自殺)?」,引起教育界強烈反響。為平息風波,教統局推出了三項措施,包括於未來三年增撥十六億元予學校增聘額外教師、設立教師熱線,以及設獨立委員會調查教師工作壓力來源,務求為教師紓緩壓力。然而,這些「補鑊」措施似乎未能減低教師對教統局的不滿,在剛過去的星期日,有逾萬名教師參加教協所舉辦的遊行。
 
        筆者並非教師,無法親身體會教師所面對的壓力。但根據學者的統計,單單由八四年至九六年所公布的七份教育統籌委員會報告書,當中便有接近四百項建議,若再加上九六年至今各大小報告書所提出的建議,在這二十年間,關於教育方面的政策建議,保守估計至少有六百多項。教師在應付常規的教學工作之餘,還要應付因教改而帶來的大量新工作和新要求,再加上近年「縮班殺校」之風愈演愈烈(但政府卻一邊殺校一邊建校),試問在這樣的教學環境下,有哪個老師會不感到迷茫、苦惱和情緒低落?
 
        或許有人會認為,在香港打工,哪個沒有工作和精神壓力,誰不用超時工作,因此無必要將教師的苦處放大。不錯,每個行業都有其本身的工作壓力,外人有時很難理解,但教師所面對的壓力與其他行業的壓力不同。教育是建立生命的「職事」(ministry),正如一位牧者所言,老師的職責不僅僅是傳遞知識,任何一個學生的行為問題、學業問題、情緒問題,甚至是家庭問題,統統都是老師所關心的問題,都會震動老師的脈搏,牽動老師的心緒。這些教師獨有的壓力,是其他行業不能比擬的。
 
        一般人不明白教師的處境是可以理解的,但作為教育政策最高決策人的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完全掌握不到現時教育問題的核心和體會不到教師的處境就說不過去。為此,李、羅二人應到學校當一星期老師,這當然不是為了「做騷」,而是親身體驗和實際了解一下前線教師在教學上所遇到的困難(羅太雖然是教育碩士,但她從沒有當過教師)。我相信,當李局長和羅太親執教鞭一星期後,他們對教育的看法會很不一樣。
 
        教育改革來到現時這個階段,實在有必要「停一停、抖一抖」,對現時太多太繁瑣的新措施作一次全面性的檢討,重新排列優次和考慮教師的承受能力。猶記得筆名「小思」的退休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盧瑋鑾,於二○○三年十二月獲「傑出教育家獎」時所發表的一篇題為《縴夫的腳步》的演辭,指教師的現況,正如在長江邊徒手拉船,將人和貨物逆流拉向目的地。她又以《易.乾》中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來諷刺政府為「天」,推行教育改革過急,教師唯有「不可休息」。
 
       「教育是樹人的工作,百年樹人,並非一個行政命令就能立即見到效果。決策者往往是從行政、經濟方面考慮,要求效率快,但沒想到過急的新政改革,一定會有很多人適應不了。」新年伊始,願以小思這句話與教育決策者互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