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6-11-12 香港教育政策理念何在 ?

 

 吳偉傑
 
                                                                                                                                       
        數周之前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調職。雖然是大半年前已經事先張揚,但事情最終發生,難免使人對未來教育政策的發展産生聯想。羅范椒芬的離去,報章都作大篇幅的報道,各方的評論有讚有彈。有人認為她是教育改革的勇將,面對各方壓力,艱難險阻,仍勇往直前,絕不退縮。但也有人認為她推動教改,過於急進,對前線老師造成傷害。每一個人,由於不同的背境、立場、識見以至利益,對事或人持不同或甚至相反的看法絕不奇怪,香港教育系統牽涉衆多不同的持份者,他們之間的見解利益,往往南轅北轍,彼此爭抝,實屬難免。但最使人失望的是,近年來香港的教育好像總是說不出它背後的理念和方向,官員的意見前後矛盾。每次發生爭論時,往往只集中於枝節和技巧的討論,從來都不能返本歸源,讓大家冷靜和理智地檢討整個教育的理念和方向。近日鬧得滿城風雨的學券制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本來,政府將教育資助擴展到學前教育,基本上是受到歡迎的。但不知怎的,政府在這簡單的一項政策上卻要硬加上一件學券制的大衣,但又把大衣東改西改,最後教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但既然是政府精心設計的政策,背後自應有其道理,可惜我們如何挖空心思,也想不出個所以來。
 
        既然引入學券制,理應相信自由市場和消費者(家長)的抉擇。但為何又要限制競爭,把學券限於不牟利和學費每年在二萬四千元以下的幼稚園,從而限制家長的選擇?教統局局長李國章解釋,這是由於很多牟利幼稚園經營不善。但奇怪的是,家長們卻願意花高昂的學費送子女進入這些幼稚園,這是否表示家長都不是理智的決策者?若是如此,就不應給他們學劵,讓他們主導資源的流向。況且,為甚麼經營不善一定會與牟利與否有關?就算勉強說牟利的都不懷好意,也不能保證不牟利的就經營妥善,過去教統局都指出有些津校都有管理問題。當然,最令人費解的是,為何收二萬四千元或以上的幼稚園經營都有問題!
 
        當有人質詢教統局為何歧視有孩子在牟利或/和學費每年多於二萬四千元的幼稚園就讀的家庭時,政府的回應是學前教育不是強逼教育,政府毋須向所有人提供資助。若是這樣,政府為何偏偏要特別支援那些有子女在非牟利或/和學費每年少於二萬四千元的稚園就讀的家庭?如果說這些家庭收入低,特別需要援手,為何不直接以收入為資助準則?諸如此類的問題教人質疑政府的教育政策是否有一定的理念、原則和方向來支援?相反,這令人感覺到政府的政策是非常隨意,背後似乎是政治考慮多於教育原則。
 
        日前在電視看到城市論壇,題目是飽受爭議的自付盈虧副學士課程,論壇中好像有人說今天的學生多幸福,要讀大學就有很多副學士課程可供選擇。這令筆者不期然想起多年前的一套西片,內容是上帝日理萬機,異常倦厭,有一天找來一個替工,讓他暫理工作。這個替工日日夜夜聽到人們祈求中六合彩頭獎,不勝其煩,於是大行方便,讓所有人都中頭獎,結果派彩是買十元得八元。今天修讀副學士的學生們會否如這些中頭獎的人?他們會否感到幸福?而政府這個「上帝」的替工,是否也在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