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6-05-21 從退休保障看公平與再分配

 

從退休保障看公平與再分配  
 
 蔡文傑
        退休保障問題在香港已斷斷續續討論了十多年,到了今時今日,真想不到除了民間團體外,最關心香港人的退休保障竟然是銀行、保險公司和基金公司。早前,一間保險公司所進行的調查顯示,與十個已發展國家比較,香港人的退休儲蓄最低,五成受訪市民認為退休後的生活費用不足,生活質素將下降。
 
        香港人口日趨老化,已是不爭的事實。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推算,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佔全港人口比例,將由二○○三年的百份之十二,上升至二○三三年的百份之二十七。長者貧窮情況向來嚴重,老年綜援個案由一九九四年的六萬一千多宗,上升至今年三月的十五萬二千宗。然而,香港並沒有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只有強積金計劃,但強積金卻有很多不足之處,例如它需要三、四十年才能使供款者受惠,未能即時解決現已退休人士所面對的問題。此外,其設計只能為中等入息人士帶來一些退休保障,未能惠及低收入人士和家庭主婦。為此,民間團體提出了一個「全民養老金」方案,向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提供每月二千五百至三千元養老金,確保他們可以維持最低的生活需要。
 
        由於篇幅關係,筆者未能詳列該方案供讀者參考。簡單來說,「全民養老金」方案是以強積金計劃為基礎,同為三方供款的方案,分別由政府、僱主及僱員三方供款,為計劃注入資金。這個方案與現時強積金計劃的其中一個分別,就是根據該方案,高、中等入息人士,他們退休後每月可得到的收益,會較現時強積金計劃所得到的為少。相反,低收入人士退休後每月可得到的收益,會較現時強積金計劃所得到的為多。這便牽涉到所謂的「社會公平」和「財富再分配」的概念。
 
        筆者曾經與一些高、中等入息人士討論過此方案。當知悉此方案會導致他們退休後可得到的收益較強積金計劃所得到的為少時,不少人便對此方案有所保留。他們所持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就是認為退休金是個人的儲蓄,退休金戶口裡的錢是個人的財產,高收入人士供款多,退休後所得到的保障自然多,這是十分公平的。但「全民養老金」方案等同將高收入人士的一部份退休金,「再分配」給低收入人士,這對他們來說是不公平的做法。
 
        事實上,政府與大多數中產人士都傾向將退休保障問題看成為個人的儲蓄問題,自己的退休金由自己來承擔才是最公平的,甚麼「再分配」的做法反而不公平。面對這套論述,我們該如何回應?對教友來說,我們還可以用聖經和社會訓導來解釋當中的概念,例如社會訓導強調人雖然可以擁有財富,但不應將財富看成為自己專有,而應視作公有,即要惠及他人,尤其是貧窮人(《慈母與導師》通諭19)。然而,面對普羅大眾,我們又如何解釋?
 
        眾所周知,香港過去廿年來經濟有明顯的增長,但同時貧富差距卻日益嚴重,假如將全港家庭按收入分為五組,一九八一年最高收入家庭的一組與最低收入的一組的差距是十一倍,到了二○○一年兩者的差距已擴大至十七點七倍!因此,假如沒有一套具備社會公平原則的再分配政策,香港的貧富懸殊情況將不會有改善,反而會日趨惡化。歷來的訓導告訴經濟是為人服務的,因此在經濟繁榮的同時也應確保財富合理和適當地分配(《慈母與導師》通諭73-75)。作為社會的一員及基督的跟隨者,我們不應只為一己的私利而活,更要顧及社會整體的需要,特別是弱勢群體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