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5-06-01 忽略弱勢社群的施政綱領

                                                                                 

                                                                            

   
忽略弱勢社群的施政綱領
 
不論讀者是否天主教徒,因著傳媒每天巨细無遺的報導的缘故,都必然知悉曾先生每天有前往中半山的聖若瑟堂參與彌撒的習慣,又或者競選期間他更致函各堂區主任司鐸要求為他祈禱云云。曾先生一直表現出他是位虔誠的教徒,但在處理社會事務時,有否真正實踐教會的社會訓導,便有商榷的餘地。
 
曾先生在六月二日宣布參選的講詞中,細說四十年前香港由一個漁港轉變為商埠,他由一個孤單的推銷員變成特首候選人,但他可會記得,四十年前教會向世界所宣示的使命?今年是教廷頒佈《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四十周年,憲章指出:「每人都擁有靈性,既皆為天主依自己的肖像而造生,既皆擁有同一本性及出自同一本原,並擁有同一使命和同一超性命運,則愈來愈須承認:基本上,人人一律平等。」(第29條),為了人們能度有尊嚴的生活,社會團體「必須提供人們的一切必要條件.幫忙他們度其他們真正適合人性的生活,如:衣、食、住所和自由選擇生活地位的權利、建立家庭和接受教育的權利、擁有就業機會、良好名譽並為人尊重的權利、還有獲取適當通訊的權利。依隨自己良心的正確指示而行事的權利、保衛私生活和宗教事務上的正當自由權利。」(第26條)
 
        讓我們回看曾蔭權先生所發表《施政綱領》,是否讓香港市民能有合理及符合人性尊嚴的生活。他的《綱領》一共有八大主要方針。當中他提出『施政以民為本』,輕描淡寫的二十字:『施政力求貼近民意,符合民情,以行政主導為基礎』,卻沒有向廣大香港市民論述他會如何做到以民為本。我們不禁要問曾先生要貼近的『民』,究竟是八百人還是六百七十萬人?究竟會如何貼近這些『民』呢?
 
        曾先生在『建構和諧穩定社會』一環,提到要『關懷老弱傷殘』,但奇怪的是他希望最終的目標是要『避免產生個人對社會與政府過分依賴』。但問題怎算是過份的依賴呢?曾先生的想法似乎有些自相矛盾,既然這些人是『老弱傷殘』,最不能夠做到自我照顧,他們又哪有能力自力更生呢?《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一文指出處於極端貧困者,有權利用他人財富來籌得生活必需;私產亦應惠及眾人。設立社會保障制度的目的是要為一些最不能夠自助的人可以有權受到社會的照顧,這是為教會所認同的,曾先生自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他沒有理由連這個都不懂。而且,此保障是全體人類社會的共識(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九條)。
 
就勞工議題,施政綱領亦有提及要嚴懲多宗僱主惡意破產,拖欠員工薪金的事件。但問題在於現今的法例存有漏洞,致使這些僱主能逃避法律責任,嚴懲只能提高阻嚇性,卻未能堵塞法律漏洞,使這些僱主入罪。自去年政府推出,有關政府部門的最低工資指引,巿民普遍期望政府會進一步立法制訂最低工資及最高工時。但施政綱領的寫法是「繼續討論最高工時及最低工資,以尋求社會共識」。這個說法根本是本末倒置的,設立最高工時及最低工資是為了保障勞工權益,但實際是即使政府給外判商制定指引,政府的外判商仍舊剝削工人,政府對此置之不理,試問怎能相信政府有心改善普羅工人的情況?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 <工作通諭> 中指出,「所有工人均有權獲得合理的薪酬」,這薪酬要「足夠維持一個家庭」,這可也參照《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但本港很多基層工人的薪金卻遠低於此要求。
 
施政綱領鼓勵公眾參予政治,卻沒有回應巿民對2007/2008普選的訴求,只是陳腔濫調地重覆會「循序漸進發展政制」。曾先生同時強調以行政主導,但管治班子既然不是由普選產生,巿民又焉能透過參予政治去影響政策?定期的選舉可確保市民直接或間接參與公務。(參照《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此外,曾先生亦在施政綱領中指出會尊重「一國兩制」的原則;尊重中央的憲制權力,捍衛國家安全及主權與領土完整。這似乎側重「一國」而忽略「兩制」。接二連三的人大釋法嚴重衝擊「一國兩制」及香港法治,大大削弱港人對基本法中「高度自治」承諾的信心。此時,我們需要一位真心維護港人利益,及在中港有爭拗的問題上,敢於向中央說「不」的特首。
 
總括來說,施政綱領內容空泛,沒有提出具體方案改善民生,也沒有回應巿民對民主的訴求。作為教徒,我們更衷心希望曾先生能在其施政綱領中充分地實踐教徒的使命,乃宏揚愛人如己、社會訓導精神,關顧社會上弱勢的一群。我們期望曾先生在十月推出的施政報告會有實質的建議,達到「以民為本」的目標,並盡快落實市民對全面普選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