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7-05-06 現在是居安思危的時候

 

                                             現在是居安思危的時候                     吳偉傑

     
近日上課的時候,學生們不斷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不是有關功課或學習的問題,也不是甚麼社會熱門話題,如世紀爭產案或槍擊事件等,而是認購了多少手碧桂園股票和抽到多少手中信銀行股票!當然,作為一個教授工商管理課的老師,看到學生們這樣的行為,本來不應覺得有甚麼不妥,他們只是身體力行,具體地參與香港的金融市場運作,不再單單死背理論,自困於象牙塔中。然而,回心一想,他們只是跟風炒賣,深信新股必升的傳言,認購後就馬上脫手,根本不算甚麼投資理論的實踐,更遑論加深對金融市場的瞭解。看到這種情況,有些人可能異常感慨,認為現在的年青人實在不太像話,一心只想掙快錢,不勞而獲,完全沒有過去六、七十年代時年青人那種刻苦耐勞、腳踏實力和力創未來的氣魄。

然而,綜觀今日香港,抱著掙快錢、不勞而獲的心態又何止於青年人呢?根據上週匯豐銀行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有百份之八十二的香港中產人士已參與或準備參與股票投資。這數字比其他五個被調查的亞太區城市,如上海和新加坡為高。而另一項由明愛向晴軒所進行的調查亦顯示,越來越多退休人士變成全職投資者,並以其「老本」作為投資資金。市場上樂觀的情緒高漲,年青人也只是其中一份子而已。

或許有人會認為,香港作為亞太區的大都會,並正不斷努力邁向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目標,有高比例的市民從事投資活動實屬自然,用不著大驚小怪。但事實上,這些所謂投資者,大多數本質上都是短線炒賣,而他們對金融市場的風險完全不理解和沒有心理準備。根據匯豐銀行的研究,香港的投資者對其投資回報的期望一般是每年百份之二十一點七,但其實過去十年,香港股市平均的回報率也只是百份之四點七,這種嚴重的落差怎不教人擔憂?遠的不說,一九九七/九八年間的亞太金融風暴,受害者至今相信仍記憶猶新;二○○○/○一年間的科網熱潮和其後爆破的經歷也不會太遠矣。可惜利令智昏,人們總不能從歷史中學習和汲取教訓,以至歷史不斷重演。

細心分析,香港也有獨特原因導致以上情況加劇。隨著時間的推移,二次大戰後的嬰兒潮(也是本港最大的一個年齡層)逐漸走近退休年齡,可惜香港社會對這可見的將來卻完全沒有準備。退休保障議論多年,至今仍只有一個強積金制度,但強積金的金額絕不足以養老已是眾所週知的事實。除此之外,香港就只有極其不足的安全網,對退休保障幫助極之有限。

現今人們壽命加長,香港最新的數字是男士可活至七十九點五歲,而女士更為八十四點五歲。假如人們在六十歲退休,則大家要準備二十至二十五年的生活費。這不單止低收入家庭會感到困擾,就算是一般中產家庭,退休後就算有二、三百萬的儲蓄,在面對二、三十年的未來生活費時,恐怕徬徨無主,更不用說要加上年老後的醫療開支。現在政府正準備推出醫療改革諮詢,日後打算依賴低收費的公共醫療服務就更渺茫。再加上香港缺乏有效的債券市場,市民餘下的選擇就更少。在公共政策完全忽視退休保障的情況下,市民只能自求多福,積穀防饑。在選擇不多的情況下,加上報章傳媒、親友影響的推波助瀾,很多人就投向風高浪急的金融市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