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9-05-03 陳日君樞機榮休前,暢談家庭工資

經濟不景,本港失業率已持續上升。統計處最新數據顯示,08年底至092月的失業率已達百分之五,已回復至「沙士」及金融風暴的水平,失業人數突破17萬。申領綜援個案亦大幅增加,其中失業及低收入綜援個案升幅最為顯著。同時,月入低於4000元的家庭大增至19萬多人。這反映企業裁員減薪持續不斷,已影響到基層家庭收入及生活質素。每當經濟動盪之時,基層僱員最受影響,其抵禦能力亦最為脆弱,他們更需合理勞工保障。

 

最低工資立法在本港討論了十多年,去年政府終承諾制定跨行業的最低工資立法,預期2010年能全面落。惟部份商家紛紛以金融海嘯下,最低工資立法增加企業營商困難、推高失業率為由,提出押後最低工資立法工作。

 

陳日君樞機一向關心弱勢社群,一群關心基層勞工教友有幸在陳樞機卸任香港教區主教前,邀請他作了一個訪問。我們可以從訪問當中看到一位長者對教會理念的堅持、對弱勢社群的關顧、對社會問題的洞悉力,同時啟發我們,作為教友,怎樣肩負愛主愛人的精神。

 

訪問者:羅佩珊(珊)        被訪者:陳日君樞機(陳)

 

珊:現時香港有40多萬貧窮人口,情況非常嚴重,加上金融海嘯的打擊,很多基層工友都失去工作。我們不難發現,無論九七金融風暴以致現時的金融海嘯,基層工友的抵禦能力最弱;經濟好景時,工人卻分享不到成果。究竟教會怎樣看財富分配及貧窮懸殊問題?

 

陳:教會從耶穌基督接受使命,這個使命除引領大家走到天堂的路之外,亦教人關心世界,使人人都有一個符合尊嚴的生活水平。這靠兩方面的因素支持,一方面要人內心的皈依,要人擺脫貪婪,懂得關懷;另一方面,制度都需要改變,單靠個人良心未必持久。過往教會亦就著制度上的問題發表意見,但始終要真正地改變,必須靠相關人士去推動。可惜,現時香港社會部份有權者因既得利益而不想改變,因這個制度能為他們賺得更多利益。今次金融海嘯正讓我們發現制度存在的問題,必須要去改革,雖然這並不容易。因此,我要藉著這次機會特別強調,大家需要從一個恆久、能夠持續、讓大家放心過日子的角度,去改善我們的制度。

 

工資亦是制度的一部分,我們應從人的尊嚴這個角度去討論工資。雖然現在正值金融海融,但都不應該延遲立法,因為最低工資肯定是一個社會的進步表現。

 

至於「家庭工資」是一個很高的理想,但教會一定要追求理想。「家庭工資」源於教會社會訓導,指出工資不單為維持個人生活,亦足夠人負擔家庭責任。雖然很多僱主不贊成,認為有些工種不應得到更高的工資。但教會認為,人的工作並一份貨物,而是人發揮其潛力的機會,是一種精神的價值,亦是一個關係。僱主聘請工人,彼此之間便成了家庭的關係,並一同努力賺錢,去維持大家的生活。若僱傭之間的關係被視為人的關係,僱主不但會關心僱員,更會關心其家人。「家庭工資」就是從這個理念出發,而最低工資是第一步,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家庭工資」實施起來並不容易,是需要整個制度去配合,例如怎樣計算家庭需要、政府會否有稅務優惠等等。雖然,政府現時已有一個救濟的制度,一個工人能得到一個可以足夠養家的工資,才真正受到尊重,獲得尊嚴。

 

珊:面對金融海嘯,工人全無議價能力,被迫裁員減薪。教會認為,僱主在經濟困境下應怎樣對待員工?

 

陳:正如剛才說,一方面人應該皈依,一個人投資賺錢是合理的,但不應視為唯一目標。可惜人容易貪心,因此需要有制度去監管,需要有理念的專家幫手改造這個制度。

 

        天主教教會一直給人印象是反對共產主義,支持資本主義。教會故然反對共產主義,因這令國家有權什麼都管,令人失去自由,如私產權。但教會亦非贊成資本主義,不認同以資本為先。觀乎西方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亦有社會性原則。政府施政應秉持公義,人人平等不代表所有人所得均等。公義的意思是要配合人的需要,所以,資產不應全由國家管有,國家卻應管理服務,讓人得到所需和發展的機會。

 

珊:最低工資立法可說是資本主義國家的社會保障制度之一,但在金融海嘯下,有些人想叫停立法,認為會推高失業率。樞機又怎樣看這論調?

 

陳:這可從兩方面去講。第一,一個新的政策出現,都有其副作用。有人說,因為以前沒有最低工資,自己才能找到工作,現在才可發達。對,這些人好勤力,又有能力,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有些人真的要有最低工資才能生存,否則需要救濟,這不是一件好事,不是一個給人自尊的方法。但當然,立法有可能推高失業率,政府有責任制定措施作補償。第二,有些人認為困難時刻應押後立法,但若果這個制度己經過長時間討論,大家又認為有需要的,為什麼要叫停?就好像政要延期政改諮詢一樣,難道今天我腳痛,因為要醫腳,我就不洗臉刷牙?這多荒謬﹗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頒布的社會訓導指出:「一個負責家庭的成人,他的工作的公道酬報,應該足夠使他能建立並恰當地維持一個家庭,並且對此家庭的未來能有保障。這種酬報的給予,或是經由所謂「家庭工資」──即給予家庭之主的工資,足夠應付家庭的需要,而另一配偶不必外出賺錢……」(《工作》通諭#19

 

最低工資立法就是要建立一個合理的勞工交易市場,使勞工有尊嚴的工作,免因市場機制失衡及經濟週期不景,議價能力薄弱而受到不公平的工資待遇。我們相信,合理的最低工資水平,能確保在職僱員能賺取合理的工資以維持個人及其家庭的基本活需要,同時可為社會多設一道保障社會的安全網,讓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建立合理的僱傭制度,保障勞工基本的權利,長遠的這亦有助減輕政府在社會保障方面的負擔。

 

可惜,在金融海嘯下,一群一向反對最低工資的商界學者,藉機鼓吹延期立法。這些反對者從來沒有考慮過,工資作為資源分配及個人財富累積的最主要部份,最直接影響個人及家庭的生活水平。而在經濟困難之時,當工資不合理分配情況惡化,不但加速貧富兩極化,其後果不僅影響勞動階層,更禍延下一代,進一步削弱他們的競爭力與發展機會。合理的工資政策就是要彰顯公義,抗衡失衡的勞工工資市場,使資源重獲合理分配,消除貧窮,讓勞工及其家庭生活得到保障。

 

這次訪問是由一群關心基層的教友發起,他們來自天主教爭取家庭工資聯盟天主教家庭工資關注組。前者由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教區禮儀委員會、公教職工青年會、香港天主教大專聯會、觀塘職工培訓計劃、露德聖母堂關社組、紅磡聖母堂關社組、玫瑰堂關社組、聖歐爾發堂關社組、聖伯多祿聖保祿堂關社組,共十個單位組成,後者則由一群「七天貧窮」體驗活動參加者建立。他們的共同理念是推動家庭工資,讓每一個工人都得到一個有尊嚴、可以養家的工資,而倡議最低工資立法就是第一步。如有任何堂區關社組及教友有興趣加入聯盟及關注組,請致電27725918或25603865 

 

天主教爭取家庭工資聯盟天主教家庭工資關注組、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