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10-01-08 擱置669億高鐵方案,重新諮詢

 

擱置669億高鐵方案,重新諮詢
尋求社會共識及最佳方案
致特首及立法會議員
 
尊貴的特首、立法會議員﹕
 
我們是一批關心社會的知識份子與大學教師。
 
我們看見,關於669億元高鐵方案,社會存在巨大爭議(詳見附文),有人根本反對興建高鐵,有人贊成興建但主張以錦上路為總站,有人連總站設於西九都不反對,只是質疑財政預算過於龐大、或參與決定撥款的部份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有無利益衝突、或工程設計不合理、乃至只是不滿重要可行性報告並未公佈因而無從衡量利弊,還有許多年青一代自發維護居民權益以至質疑「唯經濟發展」的方向。對於這些眾多爭議,政府並無仔細考慮和充份回應,只是一再宣傳高鐵有助本港和內地融合、號稱能帶來龐大經濟效益、西九總站直達市區便可吸引旅客等等尚具爭議的原則,彷彿這就足以合理解釋政府唯一推薦的669億元方案。我們認為,影響這麼深遠的龐大公共開支,面對如斯爭議,不應如此輕率決定,而是必須尋求社會共識,從詳計議。
 
因此,我們呼籲特首,暫時收回669億高鐵方案,至少像建設西九文化區一般,重新諮詢,尋求最佳方案。一方面可能節省公帑,另一方面避免社會撕裂,讓市民感到各種意見均得到尊重,最終為社會真正所需而建設。
 
假若政府一意孤行,仍堅持1月8日向立法會提交669億元方案,我們呼籲全體立法會議員,莫讓政府粗暴濫用行政主導權,請履行你們守護公帑的職責,暫時否決方案,以便各種爭議能反覆論證,一一解決後,再行撥款。
 
政府草率的行政主導誤用公帑或預算失準,屢有前科,如資助迪士尼樂園、維港巨星匯演、西隧收支失算、領匯私有化等等。香港的深層矛盾,很可能正是行政主導草率行事、未能兼聽,而功能組別雄霸半個立法會,代表性不足、議政偏頗,往往悖逆市民的意願;我們希望特首和全體立法會議員皆能理性自省,避免一錯再錯。
 
 
附文
眾多爭議,須一一解決,始行撥款
 
關於669億元高鐵方案,社會存在巨大爭議,我們簡列如下。請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細心理解、高度重視,先擱置方案,再重新諮詢,以便尋求社會共識及最佳方案。
 
財務的爭議
1. 政府方案涉669億,非常龐大,是政府全年開支的22%,香港男女老幼每人都用去一萬元。而審批這個預算的早期過程中,端賴某些功能組別議員的贊成票,才能通過,而他們在高鐵工程的龐大開支中,商業上極可能涉嫌利益衝突。亦即,只因他們沒有迴避利益衝突,1月8日才會有這麼龐大的預算呈交立法會。更何況,不少人質疑這個預算中的鐵路成本,比目前全球最貴的英法跨海隧道高鐵還要貴。這麼巨大的利益衝突,政府尚欠市民詳盡的解釋和交待。
 
2. 港府稱高鐵會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為什麼港府不公開計劃的可行性研究和經濟分析報告,讓市民參與評估其利弊?
 
3. 政府稱高鐵每日99,000人次的預測已算保守,但現今的直通車乘客其實每日只有9000人次,為何增長竟高達1000%?港府過去己有多項估算敗績,如1):深港西部通道的車流量只有估算的兩成;2)西鐵的乘客量只有估算的一半;3)機場快線的乘客量只有估算的四成等。政府稱高鐵每日乘客會有99,000人次,這預測會否過於樂觀,浪費龐大開支?
 
荒廢的中環月台不可動用的爭議
4. 機場鐵路中環站有22萬平方呎的月台荒廢12年,而機場快線的客運量在1998年啓用以來沒有增長,以致相等於200億元的資產廢置了12年。政府憑什麼說未來11年機場快線客運量會激增一倍,所以不能開展由香港站至錦上路的新服務,而高鐵必須以西九為香港段唯一的車站?
 
總站設在九西是否合理的爭議
5. 政府一方面表示了解市民憂慮,不願引發樓價急升,但為何在另邊廂,政府要把幾百億資金硬塞進西九龍,間接推高市區樓價,讓市民百上加斤?
 
6. 高鐵的延伸隧道座落在西九文化區地底,列車造成的震動和噪音使地面難以興建表演劇場,這問題如何解決?
 
7. 高鐵須徵用西九文化區約三份一土地作施工用地至2015年,而近半的海濱地段更要用來搬運泥頭(泥頭相當於六座國金二期體積),但政府卻稱文化區將於2014年落成。港府如何解決這兩個相互矛盾的時間表?
 
8. 政務司司長兼西九管理局主席唐英年在11月26日會議中,就高鐵工程將會佔用西九文化區用地,向運輸局和路政署表達強烈不滿。在政府內部仍對高鐵工程出現重大分歧之際,為甚麽急於通過撥款?
 
9. 「西九龍填海區發展交通研究」顯示:高鐵西九總站建成後,新增交通會嚴重影響九龍區內18個路口,導致九龍交通長期擠塞,建議中的改善措施在技術上不可行。政府至今未有向公眾公開的這份研究,為什麼?有沒有解決交通擠塞的辦法?
 
錦上路總站方案遭簡單否決的爭議
10. 高鐵若以新界錦上路為總站,會為新界西北地區居民提供更多就業機會。政府為何堅持總站只可設在西九,使市區與新界的發展更失衡?
 
11. 由深圳到尖東,無論經西九龍還是錦上路,旅客同樣需轉一次車,同樣要坐西鐵接駁。比較而言,經西九龍只不過比經錦上路快七至十分鐘。政府為什麼寧願為了少量九龍區的旅客節省幾分鐘的時間而多花300億元?
 
12. 高鐵專家組的新方案不用回收菜園村,因興建錦上路站而受影響的零散村民少於50户,不及政府方案的三份之一。政府為何曲解新方案的走線,聲稱要把錦田河改道,誇大影響範圍至300多户?
 
城市發展模式的爭議

13. 許多年青一代,倡議重視地緣和社區網絡,自發維護高達三萬戶受影響的居民權益,要求「以人為本」,取代以利益為優先的城市發展模式。政府為何從沒有與他們好好對話,研究他們意見的合理性和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