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11-02-01 菜園村事件 Q&A

 

 

  1. 村民是否拿了賠償又「賴死唔走」?
  不是!村民現時未能搬離菜園村是因為兩個原因:
  (1)高鐵撥款前官員信誓旦旦表示會盡量協助村民復耕,可是當村民放下「不遷不拆」而決定自力搬村後,政府卻諸多留難,直至去年九月才正式確實村民的復耕資格,買地工作因而被迫押後。村民接着又遭路權問題所困擾,以致47戶村民遲遲未能開展建新村的工作;
  (2)農作物和農業設施的賠償極不合理,不足以讓農民另覓土地重投生產。
  現時仍在村內居住的七十多戶村民已表明,以上問題解決後,定會立即搬離。
 
  1. 為何「菜園新村」遲遲無法興建?
  其實,菜園村民已於去年十二月在元崗新村旁購入一塊農地,以建新村。可是,擁有通往新村路段的路權地主向村民索取高額五百萬路權費(比市價高十倍),更要求割出12,000呎新村土地,村民根本無法負擔。路權未解決,村民無法把建築材料運往新村。近日,鄉議局主席劉皇發表示會協助村民爭取「零路費」,其實只是混淆視聽。村民一直願意以市價(即五十萬)付路費,只是拒絕地主的無理苛索。
 
  1. 村民是否「恃寵生嬌」,拿高額賠償又享有「特權」?

  不是!大家應記得菜園村民一直以來的訴求——不遷不拆!村民一直希望原址保留菜園村,可以繼續在自己的家園居住。無奈在建制派議員的護航下,高鐵撥款被通過,村民在無可選擇之下才被迫遷離菜園村。為了保留原本的生活模式,村民選擇覓地重建菜園村。因此,他們所獲得的賠償都是用於買地和建村。他們明明是苦主,連復耕牌也是等了足足半年,至去年九月才獲批,而新村的進程又被一拖再拖,何來恃寵生嬌呢?事實上,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村民寧願不要賠償,只要保留菜園村!
 

  1. 「菜園新村」路權問題已解決=菜園村問題已解決?
   不是!其實,現時仍有七十多戶村民仍在菜園村居住,除了會搬去新村的47戶外,其他的包括:
  (1)現時仍靠農業維生、不滿青苗賠償的村民;
  (2)受拆遷影響,卻被指因居住年期太短而不可安置上公屋的村民,包括少數族裔的基層家庭;
  (3)投資大筆資金的廠戶,因拆村而血本無歸。
  因此路權即使暫時解決,但仍有其他在公眾視線下的村民,需要公道和合理的安置和對待。
 
  1. 工人只是在已收回的土地及房屋施工,為何村民還要阻止?
  政府一直強調現階段的工程只涉及自願交出的土地及房屋,故此巡守隊無理由阻止工程的進行;問題是,村內仍有不少參與「復耕計劃」的村民在居住。港鐵及承建商在所謂的「工地」施工、拆毀房屋,嚴重影響菜園村的環境和衛生,直接影響着村民的日常生活。工人在工地圍上圍板,更是截斷了村內的道路。房屋被拆卸成頹垣敗瓦,非工地範圍的泥土被挖掘並堵塞河道,令村內不少的地方變為廢墟一樣。
  村民也希望盡快遷入新村,重新開展正常生活,只是新村一日未建,村民便無家可搬。歸根究底,當日又是誰令到菜園村要面臨拆遷呢?為何政府可以這樣置身事外呢?
 
  1. 政府稱現階段的收地計劃只涉及農地,不涉及房屋,為何要阻止政府繼續收地?
  農地是農民的生計,政府的做法等於毀掉他們長年努力的成果。不少農民栽種的果樹還可以結果多年,但政府只以逐棵農作物計算的方法,以數十元一棵的賤價賠償予農民。此外,農民希望日後回復農耕的生活方式,但對絕大部分的農戶來說,政府提出的農業賠償額根本不足以彌補他們重新開業所需要的成本。政府一直說農民可以在日後索償,試問農地被剷除、農作物被連根拔起後,農民還有甚麼索償的依據呢?
 

 

菜園村支援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會、
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一代人公社 合編
華欣、GER、柏齊、馮景恆 協作

二○一一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