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08-09-30 還我千元生果金.爭取全民養老金-立場書

爭取長者尊嚴生活聯合行動

 

還我千元生果金 爭取全民養老金

立場書

2008930

 

最近政府及相關人士不時向社會發出消息,表示行政長官可能會於本年《施政報告》提出調整「普通高齡津貼」及「高額高齡津貼」(俗稱「生果金」)的措施,以回應民間社會多年以來就改善基層長者生活的訴求。惟有關消息透露,政府似乎對劃一增加生果金金額至一千元持保留態度,並考慮為全部申請生果金長者引進入息審查,及只以「生活補助金」方式資助沒有領綜援金的貧困長者,包括

(一)為現時生果金須入息審查的6569歲貧困長者增設一筆生活補貼資助;(二)增設70歲以上長者入息審查,為有需要人士發放額外生活補貼。

 

本聯席對於上述新制度建議表示強烈不滿。政府本應盡快為長者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生果金」只是邁向全民養老金的過度措施,雖然我們同意政府增加「生果金」,但強烈反對政府有意引進入息審查,及只以生活補貼方式取代全面調整生果金水平。有關措施勢必令生果金運作變得複雜,及有違生果金作為「敬老」及「回饋」長者多年對社會貢獻的原則,誤導大眾使生果金「福利化」,造成擾民及長者間分化,而最終亦無助於實質改善基層長者之生活。如果政府建議屬實,反映曾特首沒有全面改善長者生活之遠景,亦無視基層長者生活捉襟見肘的核心問題!

 

生果金額沒調整,千元承諾無影!

 

可是,政府到現在,仍然只懂得在生果金金額上與長者斤斤計較。

 

事實上,政府近十年來沒有實質調整過生果金水平,生果金在高通脹下已追不上生活所需,買不了多少個生果,原本按通脹已應大幅增加。而且,2000年現任特首任政務司司長時,政府已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希望透過高齡津貼來改善長者生活的想法:「對於那些積蓄不多,又缺乏子女支援,主要靠申領高齡津貼以維持生活的長者,我們希望能提供額外援助,並準備在來年完成檢討高齡津貼計劃,使這一群清苦的長者在生計上得到更大改善。」

 

故此,民間團體多年來一直爭取政府履行上述2000年之施政報告承諾,增加長者高齡津貼至1000元,及長遠而言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協助長者有尊嚴地生活。可惜,特首及政府至今8年以來,仍未落實上述空頭支票,令政府管治威信蕩然無存!

 

 

綜援限制多籮籮,生果金過活真坎坷!

 

其實,始於70年代的高齡津貼(生果金)是一種為65歲或以上的長者而設的「低額現金援助」,制度行之多年旨在回饋長者對社會之貢獻及辛勞,讓他們體會社會的關懷和回饋。現時「生果金」的金額,普通高齡津貼每月只有$625,而高額高齡津貼每月亦只有$705。這筆錢大大低於綜援金額,實不足以應付生活開支。

但令人羞愧的是,事實上不少香港貧困長者確實只依賴生果金,與及執拾紙皮等破爛變賣維生

 

這些情況,主要是由於政府多年來對領取綜援金的負面宣傳所致,令綜援金帶有強烈的「污名化效果」,引致不少長者為了維護自身及家人尊嚴,不願領取綜援。

再者,自社署1999年開始收緊長者申請綜援資格後,如長者要與子女同住基本上不可申請綜援、要求申請之長者子女簽署俗稱「衰仔紙」的宣誓手續、過低的資產限額等,均令有需要之長者卻步,被迫以生果金來補貼生計,取代綜援金勉強維生。此足以反映現行制度未能有效確保長者基本生活,政府寧選擇修補制度漏洞,亦不願跨出一步,設立全民養老金一次過解決上述問題。

 

敬老制度設審查,翻版綜援誰敢拿?

 

從數據顯示,香港長者貧窮問題已相當嚴峻:根據立法會的《長者貧窮報告》,香港約有73%年逾65歲的長者,長期依賴綜援及生果金過活,收入處於貧窮線以下;而社會服務聯會20079月,根據政府統計資料分析指出,2006 年本港有超過133 萬人生活於低收入住戶,佔全港人口20.1%,對比1986 年的63 萬人,低收入人數在20年來上升一倍多(112%)。而值得留意的是,65歲或以上的低收入長者的貧窮率,由200120065年間上升四成 (40.1%)30 萬長者活於貧窮之中,當中以獨居長者的問題最嚴重。

 

如今政府在生果金之上,增設「審查」及「生活補貼」機制,猶如雪上加霜。「審查」二字,是剝奪長者退休後獲得應有生活保障的殺手鑭!政府絞盡腦汁是為全面增加至一千元斤斤計較,不惜偷換概念,引進資產審查,選擇性以生活補貼長者方式,取代全面調整生果金水平。這固然有違生果金作為「敬老」及「回饋」長者多年對社會貢獻的原則,更存心誤導大眾使生果金「福利化」,造成擾民及長者分化,而最終亦無助於實質改善基層長者之生活。生果金制度下設審查,只會令運作更複雜混亂,淪為「次級綜援制度」,而且浪費公帑,直接削減了原應用於補貼的資源,令補貼水平偏低,且容易被污名化,令不少長者考慮申領生果金時卻步,這與「翻版綜援」有何分別!?

 

設立全民養老金 退休生活始安心

 

因此,本行動成員對於上述新制度建議表示強烈不滿。基層長者寧靠生果金也不願申請綜援過活,反映現行制度未能有效幫助長者。要是政府有心讓長者能夠安享晚年,就應盡快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為長者退休生活作出承擔;增加「生果金」,只是邁向全民養老金的過度性措施,不能解決長遠休人口老化問題。因此,政府制訂政策時需具有前瞻性,而非對現行制度修補了事;民間團體已多次反映現行社會保障制度的根本問題,政府需要重新整合資源,全面制訂政策以應付老年人口高峰期。

 

政府其實清楚知道,社會上已高呼支持設立全民退休保障。2006年立法會的動議辯論全民養老金時,工聯會、公民黨、民主黨、民協、民建聯、街工、勞聯、職工盟、社民連、前綫,與及多位獨立的地區及專業界別議員,均表態支持全民養老金;20078月,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進行「本港全民退休保障調查2007」,發現近80%市民支持設立全民養老金,75%的市民認為曾蔭權須在任期內設立全民養老金;而在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有近9成地區直選候選人表態支持全民養老金,可見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是具有民意基礎的。近期的金融海嘯,已將市民近十年的強積金供款蒸發大半,故此設立全民養老金實在刻不容緩!

 

聯合要求

 

香港長者貧窮問題愈趨惡化,究其原因,是因為香港缺乏完整的長者生活保障制度所致。因此,基於問題嚴重及上述分析,我們一群民間團體聯合向特首曾蔭權及政府提出以下要求:

 

1)   立即履行2000年之承諾,全面調整「生果金」至不少於1000元,而且不應設審查制度;

2)   增加生果金同時,應增加長者綜援金額,還原至2003年未削減前的水平;

3)   全面檢討長者綜援制度,放寬長者申請綜援資格,如放寬長者與子女同住限制、撤銷「衰仔紙」手續、放寬長者資產限額等,讓長者獲得真正協助;

4)   政府立即研究全民性退休保障制度,計劃設立「全民養老金」,長遠保障所有香港市民享有合理而有尊嚴的老年退休生活。

 

發起團體:關注綜援檢討聯盟、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社會保障學會、街坊工友服務處、關注長者權益大聯盟、深水埗社區協會、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民主黨、社會民主連線、公民黨

參與團體: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