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及福利
2012-04-24 一檔小販一個故事

 

http://goo.gl/A5TJH
 
小販
真心話與大冒險(【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之六)

人們總以為這只是流傳於酒客間的遊戲,誰知他們才是真正的玩家。

 
這裡剛好是皇后大道中與嘉咸街交界的十字路口,好姐與陳伯正瑟縮在那塊小小的鐵皮板下。衣服下的臂膀早被沾濕,外套上擱著深淺不一的小圓點。
 
雨聲淅瀝,這年的冬天特別多雨。
他們一個正為貨品逐一貼上營養標籤,一個正整理明天要送貨的單子。細碎的雨絲在空氣中綿延,他們手上的動作依舊沒變,從箱子拿出儲備的貨品,又填滿面前的籃子,堆成一個個小山。
 
「當小販排檔可是比誰都容易患抑鬱啊。」把盛載著各式零食的紙皮箱往檔子裡移,好姐自己能擋雨的空間變得更少,「你看!單是擔心貨品會否被淋濕就已經夠煩惱了,一旦弄濕就不能賣了。」好姐從容地告訴我,這個包袱已揹上近三十年。雨中擺檔,還真是個大挑戰呢。
 
 
春園街的新一代(【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之五)

灣仔和很多香港島早期發展的地區一樣,現在已是一個新舊混合式的社區。新式商廈林立,是白領麗人出沒的地方,但同時間,區內又有著很多具數十年樓齡的唐樓,以及貫穿其中的排檔。唐樓和排檔之間,形成一個饒富人情味的生活空間,見證了灣仔的發展和變遷,而當中發生的人和事,總是耐人尋味的。

 
年廿七的下午,我們到了灣仔春園街訪問排檔檔主:峰哥。初見峰哥,他身穿黑色夾克,帶著銀色戒指,濃眉大眼,一副江湖兒女的模樣。毫無訪問經驗的我們,的確不知從何入手。幸而,在社工代我們表明來意後,峰哥立即收起吊兒郎當的模樣,正經且專注地說:「你們問吧。無論如何,我都一定會幫手的!」峰哥專注的眼神讓我們無比的親切,這才讓我們放下緊張的心情,開始進行訪問。
 
 
花園街的童裝部(【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之四)

多年前,我於「麥兜故事」中認識了一位麥太,她是一位刻苦耐勞、疼愛兒子的母親;今天,我在花園街的一個排檔中認識了另一位麥太,言談間,我感受到她與「她」有著相同的特質-她們都是刻苦耐勞及疼愛兒子的母親。

 
2012年1月26日(年初四),天陰。下午二時正左右,我走在花園街的街頭上。我並沒有感受到一般新年時人山人海的擠擁。兩旁的排檔沒有擺放著琳琅滿目的商品,而中間的通道也不像晚上的旺角行人專用區般車水馬龍。或許,是因為天氣寒冷減低了人們外出消費的意欲;或許,是因為人們於數天前已辦好了年貨;或許,是因為上班族的假期已經完結;或許,是因為各小販檔主都必須限制其檔口的大小以騰出更多的空間作消防通道之用,導致給予人們冷清的感覺。在人流稀少的花園街上,我走到一個售賣兒童服裝的檔口面前,向一位短髮、配戴著方型眼鏡的中年女士打招呼。她,就是我今天的訪問對象-麥太。
 
 
十萬對手的血汗故事(【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之三)
剛走近檔口,就聽到有街坊問「手襪幾錢一對呀?」一個個子不高,但聲音洪亮的男人應聲答道:「最平五蚊,最貴四十五蚊。」這位就是我今天要訪問的花園街檔販─超哥。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之二)
再次踏足花園街,這次的目的與過往有點不一樣。不再是在人海中穿插,擁進密集的商店內買平價的衣飾。而是走近那一群平時被人忽略的花園街小販的世界,了解他們多一些。這次,我認識了數位小販,他們大多都在花園街打滾了三、四十年,見證著花園街由原來隨處「擺地攤」,像街市般賣魚賣肉,慢慢發展成今日有規劃的小販排擋。我較為深入地認識了當中兩位小販,分別是蘭姐和楊太。
 
蘭姐在花園街賣兒童衣飾,檔前整齊地堆砌著不同款式,不同碼數的童裝內褲;檔內和檔旁則掛著一套套的小朋友衣服。她賣的衣服都是平民路線,款式大眾。由於檔口的本身設計不大,加上擔心火燭造成損失,所以不敢儲存過多存貨在檔內。每天,蘭姐都會把一包包的兒童內褲收拾起來,放進倉內,再然後每天如是地把貨物又重新排列一次。單是每天「開檔」和「拆檔」,已經耗掉蘭姐幾個小時的時間。
 
另一位小販楊太,她賣的主要是以家庭用品為主,有碗碟、咕臣套等等。據楊太說,她售賣的貨品會隨著市場的需求而調節。例如以往她都是依靠賣碗碟為主的。不過她有點感慨地說,現在的都市人,尤其年輕一代,動輒外出吃飯,較少留在家吃飯,因此對碗碟的需求也少了很多。楊太講述以前一家大小留家吃飯的日子時,腦海彷彿閃過不少片段,使楊太流露了欣喜的笑容。眼見碗碟的需求愈來愈少,生意愈漸差落。楊太唯有抱著「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的態度,決定改行轉賣咕臣套。現時,檔內都擺放著濃厚中國特色的咕臣套。這在農曆新年期間,真的特別旺場;亦吸引不少外國人光顧。不過,楊太指出,新年後將會是另一個淡季,他們又要動動腦筋滲入其他新貨品,以適應市場的需求。
 
 
漫天胸圍在花園街飄揚(【一檔小販一個故事】訪問系列之一)
年初四的早上,我走在花園街尋訪一位已擺檔近三十年的小販檔檔主陳先生。在街上,我發現這以往人來人往的街道少了一種熟悉的熱鬧氣氛。環看四週,我不難發現小販檔的檔口面積比以往縮小,以往淋灕滿目的商品數量,亦隨之減了。雖然這只是些微改變,我亦禁不住想:這一場花園街大火,除了奪去人命外,更打擊了這條街、以至這個社區的生命力。
 
 
http://www.inmediahk.net/taxonomy/term/500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