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10-07-11 「一項基建.三仁同行」韓國城市社區拆建篇

 

撰文:陳樂信、林雅彤、蘇詩樂

刊於:公教報(專頁)二○一○年十月三日

 

  七月七日,我們結束五日四夜的農民生活體驗到達首爾,繼續旅程的第二部份——城市社區拆建的考察。其中,一個鬥爭現場的故事,控訴以經濟為目標的基建所帶來的破壞;三個建設社區的經驗,讓我們重新體會基督的同行、人性的尊重和改變的希望,是另一項基建──地上天國──的重要資本。

 

禍哉,那些在床上籌劃不義,圖謀行惡的人!(米二1)


 黃榮湞

 

一覺醒來,你發現熟悉的已變陌生,那替你遮風擋雨的家已不在。

你恨,是因為它已成一灘泥地?或是已成新的堆填區?還是成了別人的房子?

但你從不曉得,也不情願。
你哭、你留、你求,換來的是遺棄、唾罵、恐嚇和歧視的目光。

於是你決定拼死保衞,
縱然丈夫因勇毅被判入獄,你仍和小兄妹堅持著。
這個夏天,地面的蒸氣上升,使你的心在簡陋的帳篷內翳熱得噁心。
這個冬天,韓雪冷得只有四歲的女兒不斷抖顫,抖進你的心房,很痛、很痛。

每個早上,大型泥頭車是你的鬧鐘;刺耳到頭痛的鑽地聲,像是要把你那臨時搭建的抗爭帳篷也一併拆掉的警吿。多少個沒能熟睡的晚上。而你,只有堅持。
因為,你根本負擔不起新建的樓房,政府的賠償也不足以另覓居所。
更重要的,是你失去了生活的習慣、失去了鄰里、失去了一切的親切感。


   金太太一家四口原居於龍山區,去年因重建被迫遷,被迫成為抗爭運動的一份子。龍山事件在一次防暴警察的清場行動中以悲劇結束,警方把事件歸咎於示威組織者,金太太的丈夫被判入獄三年。

  家園被拆,金太太與一對子女搬到全國撤去民聯盟的鬥爭現場——位於壽井區的重建區。這裡原是平房區(在南韓,低收入家庭大多居於平房),三年前由公營的房地產發展公司重新規劃成新型屋苑,卻欠一個合理的重置安排。金太太於正在施工的地盤旁邊搭建帳篷作居所,一邊等待金先生回家,一邊與其他重建受害者團結在一起,控訴在城市發展中被剝奪的權利。

 

狐狸有穴,天上的飛鳥有巢,但是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瑪八20)

  在另一個被新型高廈包圍的平房區,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貧民司牧聖堂」,因為她沒有一般教堂的建築。神父說,選擇以平房為教堂,是希望能真正的融入社區,與居民平等共處。

  聖堂位處城北區,由南韓教區貧民司牧委員會開辦,藉着生活於貧困的弟兄姊妹當中,實踐教會社會訓導中「選擇與窮人為伍」的精神。神父說,這個平房區本來很大,只是部份範圍已被重建。

  雖然面對着發展的未知數,在這兒服務的神父、修女和教友還是專注於鄰居所需。兩層高的平房上面是小聖堂,地下是提供免費午餐和飯後休息的空間。在不遠處,我們探訪了照顧孩童的學習室和監護家庭;這些設施既是為家庭紓困,亦有助團結社區。

  在監護家庭,我們認識了從事監護人十六年的「媽媽」。監護媽媽一點也不易為,要照顧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關心他們的成長,同時為孩子成年後的生活大費周章,因為監護工作的資源主要來自政府福利部,而當局規定受助孩子年屆十八歲便必須獨立生活。

  既沒有可觀的酬勞,又要失去大部份的私人時間和空間,我們問媽媽如何堅持這職責,她答:「我也不知道。」想了一會再說,「大概是奇蹟吧!我感謝為支持我而祈禱的人。」在這裡服務的每一位,讓我們看見天主的臨在;因為天主是愛!

 

眾人吃了,也都飽了(谷六42)

  致力實踐基督精神、選擇與窮人為伍的另一處,是位於仁川的「蒲公英麵屋」,不論貧富,皆慕名而來。貧者,到來用餐;富者,前來服務。

  麵屋是一個為鄰近的露宿或貧困者提供免費膳食的飯堂。這兒全日開放,大家(包括義工)以自助形式取食,毋須審查和輪候,而用餐的時間、次數和份量皆沒有限制,以免食客顧慮別人的眼光。

  創辦麵屋的教友徐先生於二○○三年以一張桌和三百萬韓圜(約四十六萬港元)的資金起家。他沒有申請政府資助,也拒絕沽名釣譽的捐款。麵屋開業至今尚未遇上財困,算是一個奇蹟!全因這裡一直仰仗的,是天主的愛和眾人分享之心,所以人手和物資從來不缺。

  徐先生的座右銘是「服務弱小就是侍奉耶穌」。事實上,麵屋供給的不只是食糧,更重要的是讓貧困者重獲人性尊嚴。這個每天平均有三百至五百人造訪的飯堂設備齊全,桌椅擺放整潔;徐先生強調,一頓完整的飯餐,需要一個合宜的地方進食。當問到麵屋面對最大的挑戰時,他說:「是未能為大家提供更好的食物吧!」

  我們感奇怪,為何名叫「麵屋」,供應的卻是熱飯?原來開辦之初,這裡的確只提供麵條;後來察覺麵條對捱着餓來的人而言,始終未能果腹,故以白飯代之。而徐先生保留麵屋之名,是希望食客在不久的將來,有能力享用麵條(脫貧)。他深信只要心存希望,萬事可變。因此,每當看見有期望改變的食客,大家會盡力支持和鼓勵他們到麵屋在區內附設的支援中心,重建生活。

 

願祢的國來臨(瑪六10)

  改變既可發生於個人身上,也在眾人的社區。在城嵋山下的居民,過去十年就在積極改寫和創造他們的社區面貌。

  城嵋山(Seongmisan)是首爾麻浦區僅存的天然山林。在二○○一年,當時的市政府擬在該處進行一項排水地工程,涉及城嵋山總面積的三份之一,引起居民與環保團體的强烈反對。在一百二十日居民日以繼夜的守護後,市政府終於讓步,擱置計劃。

  一次團結抗爭的成功經驗,促使山下居民致力建設環保社區,並發展出獨特的社區生活。但凡有居民為着個人夢想或看見社區的需要而創業,其他居民會以不同方式支持,或捐款、或注資、或當義工。於是,各式小店如倡議公平貿易的咖啡屋、連結國內有機農戶的超市、二手物品交換店、社區廚房和創意餐廳,還有與民間團體合建的小型劇院,逐一出現。當中最為我們印象深刻的,是由區內家長本着「我們一起關懷」的精神和共同的教育理念而合資開辦的社區學校。

  我們到訪之時,城嵋山居民再次為着保護這個城市中的自然空間而進行抗爭,阻止附近的弘益大學開山建附屬小、中學。願他們多年來所凝聚的社區意識和團結力量,保護良好的生態環境免於私人利益的破壞。

 

「發展不應只是振興經濟,還有振興整個人性。」《民族發展》十四

  我們在天主、土地和他人的共融體驗中,總結出「尊重」二字。天主賜予人自由回應祂的愛,可惜我們往往不懂尊重天主和祂所造的萬物,時常任由自私所駕馭,既向大自然榨取資源,也向人苛索利益。一項基建,三仁同行,由韓國回到香港,我們繼續心懷感恩、學習尊重和履行基督徒的社會使命,透過關心我們的社會發展,在拓展天國的旅途中參與促進天主、萬物與人的互愛共處。

 

「一項基建.三仁同行」分享文章: 

  1. 韓國農民生活體驗篇
  2. 韓國兩水篇
  3. 韓國城市社區拆建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