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11-06-29 「Sawadee Camp」泰緬邊境體驗(下篇)

 

刊於:公教報(專頁)二○一一年九月廿五日

 

  在泰國美索這九天的相遇與相聚,我們體察流徙者的愁苦與希望,同時透視一河之隔的緬甸實況。於上篇我們分享如何在這些兄弟姊妹之間尋找耶穌基督,在維護生命的工作之中看見天主的臨在。在這篇我們繼續分享流徙者的故事,從他們的選擇反省基督徒的選擇。更重要的是,在這片土地上,我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休戚與共;在我們心裡,他們不再是「難民」、「移民」或是這城的「過客」,而是人類大家庭的一員,分享同等的尊嚴、天主的生命。

 

「只為服務、為履行我的諾言」

  為我們安排是次行程的,是一位緬甸青年——多多(Doe Doh)。他的母親和弟妹在三年前移民美國,自己與哥哥則留在泰國。媽媽常跟他們說:「來吧!」他們總是說:「再等一下吧!」他們為何沒有選擇離開?多多答:「Just to serve, to fulfill my promise.(只為服務、為履行我的諾言)」

  他們屬加倫族(Karen),是緬甸境內的少數族群之一,長久以來受緬甸軍政府壓迫,其民兵與政府軍常有衝突。兩軍於一九八四年有一場大型衝突,當時只有三歲的多多跟家人逃到泰國的寺廟內,後進入了難民營,在營內開始接受教育。

  多多的爸爸是加倫族民兵,在他七歲時離世。那時,他們一家回到緬甸,卻開始各散東西的生活。多多說:「我自少便與家人分離,我跟著姨媽生活。」至於哥哥,則跟隨舅父到南方,在加倫族民軍中服務。哥哥回望三十多年的生命:「我走過了很多地方,由一個難民營走到另一個難民營,由緬甸的叢林走到泰國的城市當黑工……」直到零一年他來到美索,開始在一個關注緬甸問題的組織工作,才稍為安定下來。

  可幸的是,兩兄弟在難民營中獲得教育的機會,各自完成高中課程。多多更取得獎學金入讀泰國當地的大學,這對難民來說,是十分珍貴的機會。在大學生活裡,他不忘組織加倫族學生,關心和服務緬甸境內的弟兄姊妹。而哥哥的工作,主要是照顧緬甸境內流徙兒童的教育。他說:「雖然我的工作只能支持五十個孩子的學習,我也為此感到自豪!若我離開這兒,這五十個孩子便一無所有了。」

  多多口中的「只為服務」,簡單而有力,深深的烙印在我們心中。他們懷著「為更美好的生活而工作」之心,這「美好生活」不只是一己的安逸,也包括眾人的幸福。他們擁有知識,更深明「知識為服務人」的道理。

  在這流徙的民族中,選擇為人民福祉而奉獻自己的人,我們在旅途上遇到很多:醫生、校長、老師、青年……還有良心犯。他們被剝削了很多機會和權利,卻與我們共同擁有一個希望——改變的希望。

 

「小時候,我們知道只有壞人會被送進監牢;今天,我們看見現實並非如此」

  多多的哥哥有被泰國警察逮捕的經驗,曾入獄一星期;他尷尬地笑說:「我沒有做錯事,只是欠了一個身份。」在緬甸境內,就有更多「沒有做錯事」的人被送進了監牢,慶趙敏(Khin Cho Myint)曾是其中的一位。

  八八年三月在緬甸,經濟問題引發大規模的示威運動,當年仍是高中生的慶女士參與其中,僥倖逃過暴力鎮壓與拘捕。十年後就讀於大學的她再次參與由學生發起的抗議行動,終於九九年被捕:「拘留期間,我被拒與任何親友見面。我在拘留所的『秘密法庭』中受審,沒有辯護律師;在我面前的只有法官、檢控官、證人和預先寫好的罪狀。就這樣,我被判入獄十年。」

  身為過來人,慶女士向我們講述政治犯的處境時,字字鏗鏘,如數家珍。「除了極惡劣的午晚兩餐,他們甚麼都沒提供給我。每天,除了洗澡的廿分鐘,我的廿三小時四十分鐘都在細小的囚室中度過。」至一次國際紅十字會的探訪後,她所處的監獄才准許在囚者閱讀家人提供的書,她說:「在另一處有些在囚學生絕食了八天;他們差點兒送命,才獲得這閱讀的權利。」

  在獨裁統治的緬甸境內,今天有約二千名政治犯囚禁於監獄和勞改營中,有的被重判達104年,有的被施以酷刑。軍政府對付和懲罰異見者的策略,主要是把他們孤立。服刑期內,他們被囚在最偏僻的監獄;出獄後,亦被迫過著流亡的生活。慶女士說:「我出獄後一直被監視;有些僱主聘用前政治犯,結果被恐嚇。我曾申請護照,但不獲批,有些朋友甚至被拒簽發身份證。」

  我們實在難以想像,一個女生最青春燦爛的歲月是如何在牢獄中消耗!憑著堅強的意志和對自由民主的嚮往,慶女士並未有妥協。二零零零年,她與其他致力延續革新緬甸精神的前政治犯一起成立關注政治良心犯的組織(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 (Burma))。

  人若沒有自由,既不能追求理想的生活,更不能持守自己的理念和信仰;身心皆受拘束,尊嚴從何談起?而民主,是維護自由和制衡特權的制度,讓不同種族在平等和包容的環境下協商和合作,彼此的信仰與文化才得以尊重和發展。我們願與相遇的緬甸朋友,追求合理的生活,同時爭取自由與民主早日實現於緬甸、我國,以至於普世。

  

「他們常站在人民的一邊,有分擔人苦樂的精神」

   猶記得零七年緬甸爆發「袈裟革命」,數以萬計的僧侶遊行街上,反對軍政府踐踏人權。我們好奇在緬甸人眼中,僧侶是怎樣的呢?慶女士說,僧侶在緬甸地位崇高,備受尊重,這不單因為緬甸是佛教國家,更因為「他們常站在人民的一邊,有分擔人苦樂的精神」。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不就是我們教會強調「選擇與窮人為伍」的訓導嗎?

  在旅程結束前的分享中,信奉基督新教的多多寄語我們跟隨基督的人,不要只在教堂裡祈禱,要到外邊看看遍地弱貧的世界;也不要只看看那世界,更要走上街頭,為正義發聲。教友年提醒我們要履行基督的先知職,就好像洗者若翰,「他說:『我是在曠野裏呼喊者的聲音:修直上主的道路吧!正如依撒意亞先知所說的。』」(若一23)緬甸的弟兄姊妹們在漂流的日子中、在僅存的空間中,正使勁地呼喊著生命、自由、民主……我們又可有善用權利與自由,大聲地指斥罪惡、糾正歪理?

  我們每個人都是由天主而來,按天主的肖像而造,分享天主的創造;有誰可以控制別人的生命?有誰可以剝奪別人的權利?又有誰可以獨享天主所賜的大地?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本年的世界移民難民日文告中以One Human Family(編譯:四海一家)為主題,提醒我們眾人本是一家,不分性別、膚色、國藉、種族和能力。教宗以若望福音訓誨我們:「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你們也該照樣彼此相愛。」(若十三34)。藉著基督,天主讓我們成為祂的兒女;我們又何有開放心懷,彼此接納為兄弟姊妹呢?

......上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