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8-12-17 關社問與答 (節錄自<完全關社手冊續篇>)

2003年10月                                                                                                                                                                              

   
( 節錄自『完全關社手冊續篇』)
 
第一章      關社問與答
 
甲、 關社的必要性
 
一、關社究竟與我何干?
 
關心社會本是社會中各成員的權利和義務,我們的生活與整體社會的發展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一方面,我們有權參與社會事務,使身處的社會成為一片理想的樂土;另一方面,我們既是社會的一份子,便有義務善盡公民責任,積極投身公益,建設公義和平、民主法治、平等包容、關懷憐憫的社會。
 
二、我們為何要當先知?當僕人為社區服務不是已經很足夠嗎?
 
為社會的受傷者(包括身心方面)包紮傷口是重要的,但不足夠,因為提供服務的僕人工作主要是處理較即時的需要及從個人層面問題的成因入手,而先知工作則針對社會結構及制度層面的問題成因入手(令人致傷的種種社會性原因,如:違返人權的制度及政策、剝削窮人的經濟結構、排斥弱勢的政治運作模式、歧視婦女的文化等)。所以,僕人及先知的工作既不可分割,且需均衡發展,才能使人的身心,以致整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秩序,都符合人性發展的需要,實現天國的理想。
 
三、堂區已經有很多善會及其他職務,為何要再組織關社組增加大家的擔子呢?
 
堂區或教會的工作性質,主要可分為牧民及福傳兩大類,而關社是福傳其中一個幅度。教宗保祿六世於《在新世界中傳福音》宗座勸喻(#30)中指出,人的解放是福傳中不可或缺的部份,整全的救贖必須包括社會及政治層面,所以堂區組織關社組是為要實踐教會的社會使命,並非要增加善會的擔子。
 
四、堂區其他善會也有關社工作,關社組如何與他們配合呢?
 
關社是每個基督徒的使命,善會當然也可以推動關社工作,然而,善會有其特別功能,未必專注關社事務,或多以服務性的關社工作為主,所以,關社組可擔當統籌的角色,並協助善會成員或一般堂區教友加強先知性的工作。
 
 
乙、 關社手法的有效性
 
五、關社,會不會好心做壞事?關社有實際用途嗎?
 
有人會認為關社活動增加社會的戾氣、加深仇恨怨忿,其實,市民受到政策的暴虐損害尊嚴,才是引致戾氣的根源,若不正視損害人性尊嚴及有違公義的情況,只會積壓怨忿,即使現時表面上平靜無事,但事實上,就像計時炸彈一樣,隨時爆發出來,到時民憤更難平,帶來更大的動盪。反而,透過關社的行動,來表達不滿的情緒,力爭公平公義,並引發社會輿論正視問題,積極革新社會,方能消除戾氣怨忿。同時,希望把潛在的問題盡早解決,把傷害及負面影響減至最低。
 
六、為何要遊行示威,何不與政府開會商談?
 
遊行示威只是對政府不滿的表達方法之一,並非排除與政府商談的可能性,反而為了引發輿論對政策及制度性問題的關注及討論。許多時候政府的決策過程中,缺乏廣泛徵詢民意,尤其在「行政主導」的旗幟下,更順理成章地排除市民大眾參與制訂政策。同時,就算我們樂與政府商談,政府亦未必騰出時間會面,所以,遊行示威不但提出反對的聲音,引發市民大眾廣泛的討論,促使政府在制訂政策時,聽到民間的意見,更重要的是,促進在政策制訂之時,市民能有更多討論及參與的空間。
 
七、如果關社組不想參與聯署聲明、遊行示威等活動,還有其他關社的模式嗎?
 
當然還有其他關社的模式,例如關懷探訪、提供直接服務、組織互助網絡、研討會、公眾教育、研究調查、遞交意見書等,主要是視乎對關注問題的分析理解,以及所要達到的效果來選取。每一種模式都有不同的效果和反響,故在選取關社的模式時,也不要排除使用聯署聲明、遊行示威的模式,而需要考慮所要達到的目的及效果。
 
八、教區推行關社,會否分化教會?
 
關社經常涉及富爭議性的社會議題,出現意見上的分歧也在所難免,但這亦是健康的現象。成熟的教友可接受別人的意見,只要意見是有理據、合乎信仰和社會訓導原則。教會容許政治立場上可有分歧,因為這分歧不等同信仰立場的分歧,不過,重要的是,大家需要在信德及愛德中保持聯繫,以愛及尊重去接納彼此的分歧,即使激辯得面紅耳赤,也不因此而損害大家的共融合一,這樣,才不致分化教會。與此同時,容許不同意見、不同分析角度及看法,更能使社會百花齊放,捨短取長,共同找出一條更符合我們信仰的關社之路。
 
 
丙、 推行上實際的困難
 
九、堂區內部都未做好,怎麼關社?
 
若堂區內部未安頓好,要開展關社工作固然是困難的,但仍可在有限的空間及人手之中,開展一點部署的功夫,從現存的堂區運作中,加入關社的意識,這已為關社奠下一定的基礎,待堂區的情況改善了,便可再考慮進一步的計劃。或者可以參考有關團體的關社活動,作為日後籌劃這些活動的藍本。
 
十、有關社組提出應先服務教友還是非教友,究竟應如何取捨呢?
 
教會不是活在象牙塔內宣講福音或獨善其身的團體,而是承繼著基督救贖人類的工程及拓展天國的使命,就如梵二《教會傳教工作法令》(#35)所說:「整個教會是傳教的,而傳揚福音的工作是天主子民的基本任務」,所以,教會是為世界而存在的,即使教會肩負服務教友的牧民責任,但牧民的方向最終仍指向為世人帶來天國的救恩。我們不能只集中服務教友,而忘卻服務非教友,關社組的存在,正是要推動教友關心社會,與弱勢社群站在一起,彰顯天國的救恩。 
 
十一、如何與教友交流具爭議性事件?
 
第一步是需要對有關事件的認識,包括正反意見的理據,以便有充足資料作深入的探討。第二步是包容不同意見的開放態度,惟有抱持這樣的態度才能成功地進行交流。第三步是耐心的聆聽,自話自說並非交流,交流是需要有耐性去聆聽對方,才能達致雙向的溝通,增進彼此對事件的認識。當然最重要的是從信仰角度作討論及反省,透過聖言分享和認識社會訓導,反省社會事件。
 
十二、堂區教友或神職人員不支持關社的話,以一個人的力量,又可以做些什麼呢?
 
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有限,但仍可透過團體的支持去實踐關社使命,可與在關社方面志同道合的朋友,定期聚會,討論社會時事並作信仰反省,並將反省的結果或心得在堂區通訊中分享予其他教友。同時,仍需繼續與神職人員保持溝通,讓他慢慢接受關社的理念。另一方面,也可與其他善會合作,在堂區的活動中培育教友的關社意識。雖然個人的力量有限,但我們不必少看自己的能力,一點燭光可以照亮黑暗;不斷燃點傳遞,更能照遍全球。只要我們盡力而為,我們的心血必不會白費。
 
十三、自己的事都沒時間關心及處理,又怎樣去關心他人或社會呢?
 
忙碌的生活令人連自己也無暇去關心,確實難以滋養關心他人的心火,但這樣的生活持續下去的話,只會令人的愛心枯死,最後,失去生命的動力和方向,所以,是時候重整個人生活的優次及時間的編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