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1-03-26 物質與精神是對立或是相容 (文章)

 

        
物質與精神是對立或是相容?
葉麗珊
 
最近一次關社組交流聚會中有與會者提出以下的反省問題──我們為什麼生在世上。這本是眾所周知的《要理問答》中第一條問題,而答案便是「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靈魂。」這個答案在現時往往被理解作信仰關心人的精神需要而貶抑人的物質需要,背後更可被引申到宗教與社會分家,信仰與關社或與政治不應扯上關係。
 
而對這位關社交流聚會的與會者來說,信仰卻與社會參與以及政治有莫大的關連,他指出,參與關社實是把基督徒、父親、社區居民、工人、香港市民、中國人這幾個身份融匯一身,換言之,關社是將信仰的幅度由個人擴展到融合團體及社會的生活。因此,現時堂區在落實《堂區關社組指引》時,所遇到的困難之一是一般教友的關社意識薄弱,這正好反映了信仰多被視為屬於個人的精神範疇。
 
同樣地,教區會議關社部份的第二次諮詢在上月舉行,筆者亦聽過在諮詢會以外一些教友的對此部份的存疑,如:為何只要關心物質貧窮而不關心富人的精神貧窮;教友對政治很敏感,關社不涉及政治也無礙。以上等等存疑反映著關社這部份若要成功地推行,必須要更新教友對於教會與社會的關係的理解,即需要一個能夠整合物質與精神、世俗與靈性的教會觀,從而可以引申出來的關社神學。即使教區會議關社部份第一次及第二次的諮詢文件,對不少社會問題都曾作過信仰反省,但似乎仍未能讓人看到一全面、清晰、與教區會議關注的其他議題相配合的神學理念(這可能不是關社組的工作範圍,而是整個教區會議對教會使命的基本共識和理解)。
 
現時教會所需整合的一套教會觀,除了可參考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文件《教會憲章》等等的教會文獻之外,更重要的還是本地教會/教友的經驗總結、反省和討論,教區會議中所曾作出的努力是一個好開始,但這個努力必須繼續深化,增強神學反省的深度,以求發展一套教會觀,當中可指引香港教區在未來五或十年的關社工作方向。
 
本文無意在此提出一套詳細完整的教會觀,但希望指出現時在推動關社工作時,一些值得更多反思和討論的的課題,例如宗教與社會或政治的關係、教會參與社會應否涉及政治、教會關社使命與傳福音使命的關係;有關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的關係,兩者是互相排斥,還是互相補足?這些問題對一些教友來說已是老生常談的問題,但對更多教友來說,可能是推動自已關社的基本核心問題,故必須正視和透過經驗實踐繼續不斷反省。
 
 
原載於<公教報>「義筆容辭」專欄  2001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