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7-12-02 瑪利亞、丁子霖教授……還有我的期盼
小茜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十月最後的一個星期天,我到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協助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呼籲教友們參加愛心頸巾送暖行動,在即將到來的冬天為天安門母親送上家庭的溫暖。
 
在小學生時代碰上一九八九年的這場民主運動,在電視機畫面看見一群追求民主、自由、公義的青年「無緣無故」地被殺害了。那時候,除了跟着父母參加遊行、燭光晚會外,自己並沒有做什麼。長大後,透過從事培育工作,把尊重生命、尊重人權的文化價值在青年間推廣。
 
這一天,自己也沒有做什麼,派一下傳單後便坐了下來動手織頸巾。朋友笑著要拍照,說一個懷孕中的媽媽編織頸巾給天安門母親很有意義。
 
午飯後,我們到最後一台彌撒的會場作準備。彌撒禮成,大家在頌唸玫瑰經;這一刻,心裡凝著了。我默想著瑪利亞和丁子霖教授[1]兩位母親的遭遇,看著自己年輕的孩子被迫害至死,懷著比生產更大的痛苦生活下去,為自己所愛的兒子作證……
 
        如果瑪利亞沒有門徒們的支持、天主的恩寵,叫她如何活下去?
如果丁教授沒有難屬間的支持、遠方的慰問,叫她如何抵抗執政者無止境的迫害?
 
更重要的,是她們對自己兒子的愛!對自己兒子所執著的理想的堅持,使她們繼續活下去,並為自己的兒子作證。
 
昨天晚上,到戲院看了《命運迷場》(Lions for Lambs)。這個反戰的故事講述兩個大學生,為了一個更好的國家和生活,選擇參與美軍在阿富汗的戰事,結果犧牲了性命。那邊廂,一個大學生卻因政治上的虛偽而抽身,不再上政治學的課,不再關心大是大非而沉醉於個人的生活和發展。這三個學生的選擇,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導演藉此對觀眾說教︰執政者的胡作非為是由於我們對事情的不聞不問,我們討厭這些政治上的黑暗面而抽身,正讓政客們更容易混水摸魚。傳媒如是、大學生如是、市民如是……
 
我將要作為一個母親了!當懷中的寶寶在跳動,心裡就有一種期盼,想像他要成為一個怎樣的孩子?但願我的孩子是有勇氣去投身的孩子,但願我會是個不用為孩子作證的母親。這不只是個人的選擇的問題,而是我們此刻在塑造一個怎樣的社會,怎樣的政權的問題。做父母的,除了為孩子提供最好的培育,還不該給他無障礙去實踐理想的社會環境嗎?
 
我無法想像我的孩子長大之後要成為怎樣的人,只知道他將要面對的社會是我們有份兒於此時此刻所建構出來的。
 

[1] 丁子霖教授的兒子蔣捷連在「六四事件」中遇難,當時他只得17歲,是一名中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