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8-03-09 關社路上:急切需要性教育團隊

賴煜清

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

最近婚委會被邀請加入堂區關社支援小組,目的是希望能在婚姻與家庭的牧民工作上加入關心社會的元素,最近鬧到滿城風雨的影星不雅照片事件便可以說明家庭不可以獨善其身,社會上的價值觀一定會滲透入家庭中(包括公教家庭),從而產生一定的影響力。早前參加了一間天主教中學家長教師會舉辦的一個家長性教育講座,講者是一位經常在報章及電台出現的知名精神科醫生(筆者也是因此參加),共有約四十多位家長出席。起初,講者的內容也很有啟發性,頭頭是道,例如教子女如何在對方提出性要求時說「不」、教父母如何習慣向子女說出性器官的正確名稱等等。但在末段當講到一些敏感題目,如自慰、同性戀、安全套時,講者事先聲明祗會從醫學角度分析,而不會從倫理、道德及宗教角度去討論。雖然如此,但往後的內容則我為之側目(在其他人眼中,我可能是大驚小怪),例如教家長要子女帶多幾個安全套傍身(因為用錯了可作為後備,不用掃興地臨時到樓下便利店買)、圖文並茂地詳細介紹女性用避孕套的使用方法、支持同性戀多數是天生等等。有公教家長在發問時段已離座(包括我在內)。在途中,我不斷問究竟是出了甚麼問題?問題在講者?但他不是天主教徒,自然不會講天主教的性倫理價值觀。講者和一般市民,以致政府的價值觀都是相類似的,就是教導青少年懂得保護自己,以安全性行為作主導,祗要不染上性病或「攪出人命」,性行為本身沒有太大的倫理道德價值。性和愛可以分得很開、很開。性行為發生在何時(婚前或婚後)和何人(婚外或婚內)都不是太重要,祗要你在那時覺得「合適」和「有需要」便可以。問題又是否在舉辦的家長教師會呢?既然家長們都認為性泛濫已到了一個不容忽視的地步,自然想找一個他們認為合適的講者,祗是沒有太多的選擇(更可況大多數家長不是教友),他們祗能靠口碑找個知名講者而已。最後,筆者認為問題的徵結是在於教會沒有足夠的性教育工作者,能以教會角度,配合時代的脈搏,生動地(不是說教式),隨時隨地應堂區,學校邀請主持性教育活動。在婚委會屬下的一個小組最近開會時,提到成立一支由神父、修女、教友組成的性教育培育團隊,專職在堂區和學校舉辦有關的性教育活動,以後祗要一講起天主教的性教育培訓便會想起他們。去年底婚委會有三位委員參加了在馬尼拉舉行的一個國際貞潔會議,在會議中也有邀請一些國際專家來分享他們的貞潔教育模式。筆者希望這隊團隊不祗是有能力懂得宣講教會的性教育,而是心中「有團火」要急不及待地到處推廣培訓,以抗衡社會上極度偏差的性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