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4-02-01 關社路上:八掛新聞

 

 
八 掛 新 聞
葉麗珊
 
講「八卦」新聞,許多人都會喜歡聽、喜歡「吹」,談社會時事,則很少人會時時喜歡探討。同樣地,講男歡女愛之事,總易令人豎起耳朵,談兩性或性別平等的議題,則會惹人關起耳朵。不過,若果能夠將「八卦」新聞連結性別議題來討論,則有助增強討論後者的興趣。
 
去年年底,梅艷芳因病逝世,這個噩耗不但引發她眾多歌迷的傷痛及懷念之情,也引起大眾對她的死因、病發及治病經過的興趣,尤其是有關她心願能夠結婚生子而拒絕接受切除子宮手術的報導,觸發了不少女士對女性角色及健康的關注及討論,這些驟眼看似「八卦」新聞的討論,事實上正觸及非常重要的性別議題。當時,筆者與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的職員一同帶領堂區婦女培育聚會,發現參加者對自身健康的關注,也因梅艷芳的死訊而變得更熱烈地討論起來,所以,筆者伺機引領大家談論現時政府所提供的婦女保健服務,繼而引發大家的興趣於下次聚會中,檢視醫療政策中欠缺對婦女需要的視野,進而可以介紹「性别觀點主流化」的概念──在任何政策制定及執行中,評估其對兩性的影響之過程,以確保女性與男性得到同等的利益,達到性別平權。這樣,參加者便輕易地進入性別議題的探討,及教會對婦女及性別議題的教導。
 
從以上的例子來看,引發教友的興趣去探討社會及性别議題不算困難。可是,在現實的情況中,如何在教友的培育過程中將(一)個人的興趣及經驗、(二)傳統的智慧及知識、及(三)社會的需要、期望或改革,這三個部份結合起來從而提昇個人的成長及社會的改革,實在是偉大艱巨的任務──關社組在推動關社工作時,也許會有同感。
 
美國教育及宗教教育家John Dewey(1859-1952)認為,教育過程必須同時兼顧以上三個部份,使它們處於建設性的互動中,而不能忽略任何一個或偏重其一,他認為教育是讓人重整其經驗,透過探索一項經驗的成因、起源及可能之影響來探尋意義,在經驗重整中學習有關學科的知識,而這過程由社會的利益所導引,但社會同時由成員的教育所改造。筆者覺得Dewey對學生興趣及主動的重視,正好說明人們對「八卦」新聞的興趣也可成為培育素材,我們斷不能輕視或貶抑婦女們的「閒談」,以作為探討性別議題的入手點。
 
不過,為真正使「八卦」新聞的閒談能變成為提昇個人的成長及社會的改革,必然不能忽略其餘兩個部份──對個人經驗的社會環境進行分析與教會社會訓導的認識。Dewey對教育的社會任務是極具宗教意義,他相信,「教師不僅是訓練個人,而且是建立正當的社會參與,每個教師應醒覺其被召選的尊嚴,他們是社會的僕人,為維持正當的社會秩序與保障正確的社會成長,就是這樣,每個教師便能時常作為天主的先知與天國的嚮導。」(My Pedagogical Creed, 1897, 32)這信念可謂關社培育人員的「苦海明燈」,也是宗教教育人士的靈修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