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3-03-01 關社路上:撐起半邊天(文章)

                

                                                                                                                   
 
女人撐起半邊天                                                                           
 
「女人懂得甚麼哩?要不是在街市討價還價便是絮絮不休,股市財經一竅不通,湊仔打掃煮飯扮靚女人都算曉得,但國家大事哪有她們的份兒?!」這是偏見還是事實?婦女的生活經驗及觀點真的是瑣碎無用嗎?對社會大事真的無所貢獻?她們能夠撐起半邊天嗎?
 
教會中的婦女
教會裡一直最熱心侍奉的婦女,肩擔著堂區大部份的工作,尤其是在服務社群方面,但在議事論政方面卻明顯遜色。正因如此,正委會及勞委會開展婦女的關社培育。前蘇聯解體時,蘇聯婦女爭取主辦首個獨立的婦女論壇,並以「民主沒有婦女不算民主」作為口號,同樣地,建設社會若欠婦女,香港又怎可成為理想家園?我們深信香港的婦女也能撐起半邊天!
 
女主內的先天特質
社會上流行的兩種性別觀點(即女性的身份/性別會否導致其處境或困境之看法),正妨礙著婦女的關社發展。第一種論述強調兩性先天的特質而有不同的功能和角色,例如女性的天職是留在家中相夫教子,既是照顧者,又要依賴丈夫,且事事以丈夫和子女為先,這樣,家庭才會溫馨愉快。
 
但我們往往發現,婦女感到很需要參與社會及發展自我,因為婦女以家庭為中心時,往往以丈夫子女的讚賞、子女良好的學業成績等家人的表現,來評斷自我的價值,可是,任憑婦女耗盡全力,也無法完全控制這些評斷的準則,因而陷於沮喪,加上,婦女照顧家庭的職責不被社會重視,兼且與社會脫節,所以婦女渴求發展自我,肯定自我。「男主外,女主內」的觀點,不但忽略了文化傳統對男女個人成長(包括身份角色)之塑造,而且輕視女性在這些文化規限下的掙扎。
 
簡單化的兩性平等主義
另一性別觀點相信,只要人人有平等及自由選擇的機會,歧視便能消除,而不應特別照顧某些人的利益。事實上,我們不難看到,婦女哪來這麼自由地站出來關社,差不多要得到家人的首肯,或得到社會支援以滿全家庭責任之後,方可抽身出來參與。另一方面,主流的時事討論往往輕視婦女的經驗或需要(即缺乏性別的敏感度或觸角),以致婦女在這種「去性別」的討論中感到格格不入。然而,當我們開拓以婦女自身經驗作討論時,她們卻表現得不同凡響。婦女們體會到她們守護生命的生活正是政策/社會發展的必要方向,由此可見,婦女正默默地支撐著半邊天!可惜,婦女甚少有這種討論的機會。簡單化的平等主義觀點,無視文化傳統或社會結構對婦女參與社會的牽制,單靠婦女的主動和堅毅去衝破障礙,猶如愚公移山。
 
婦女涉政
檢視全球婦女涉政最活躍的範疇是日常事務的政治(politics of everyday life),包括長遠逆轉婦女的從屬地位及解決婦女的當前困境兩類情況,而她們涉政的動能,不但取決於所持的性別觀點,而且基於策略性的考慮,因著經驗及環境因素而改變,不過,最終仍視乎在家庭、公民社會、經濟及官方政治組織的男女塑造/建構。反觀香港的現況,上述兩類婦女涉政的情況,未能引發廣大婦的參與及社會的關注。因此,培育婦女的性別意識既是策略性的考慮,也是長久的需要。
 
 
 
註1: Nelson, B. J. & Chowdhury, N. (Ed.). (1994). Women and Politics Worldwide. CT, U.S.: Yale University Press. Pp.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