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1-09-25 關社路上:反賭波的道德恐慌背後

 

反賭波的道德恐慌背後
              
    不少關社組過往在堂區推行簽名運動時,經常被指回應過於政治敏感或過於政治化,未獲教友響應,但近期反賭波活動在堂區的反應及獲得的支持,郤異常令關社組感到振奮。這次運動不但由堂區自發開展,更連不曾舉辦過的堂區也紛紛加入,甚至聯合其他堂區及基督教友反賭波陣營集結力量,聲勢之浩大或教友的支持度皆近年罕見。
 
    雖然這是件可喜的事情,但希望關社組所關注的範疇不局限於道德風氣問題,而忽視了更核心的社會問題。前者沒被視為政治敏感,因為沒有挑戰現存的社會結構或權力架構,問題只在於個人或家庭身上,後者郤因正正要求資源及權力重新調配,挑戰統治者的權威,所以堂區很容易選擇前者作為關注範疇而避開後者。
 
    針對選擇性的關注行為,或許政治經濟學派的理論能提供啟示。這派理論指出,當社會經濟低迷、政治不穩定,社會醞釀著一片不安的陰霾時,便會出現「道德恐慌」,如罪惡率上升、青少年問題惡化,將矛頭轉向弱勢人士或青年人,從而消解了政府所面對的壓力及指控,政府則以挽救道德淪亡為名,配以紀律作為強權政策的警棍,鞭策這些代罪羔羊,藉此重建管治威信。
 
    現嘗試套用此理論在香港。金融風暴令香港經濟陷入困境,失業問題肆虐,但政府竟仍堅持要發展至超曼克頓,即發展知識型經濟及以「高風險、高回報」的投機行為作為 經濟運作模式,這種結構性的經濟轉型在外國經驗中,便造成失業率持續高企,貧富差距繼續擴大。即使現時人人不斷「自我增值」及「終身學習」,都深知朝不保夕,在一片裁員及「瘦身」熱之下,人心惶惶;但政府郤沒解決這種經濟惡病,反而將責任推到這些無力反抗的邊緣人士身上,怪責他們個人的不足,趕不上大潮流,大力鞭策他們不得怠懶、奮發自強,否則便成為不求上進的蛀米大蟲,濫用政府資源。
 

    年青人被視為缺乏社會及工作經驗,更須加倍勤奮務實,社會將擁有財勢者的投機視作有膽色的投資,郤無人將年青人的「貪財」、「搵快錢」看作社會問題的副產物,只怪責他們心智不成熟,有誰會去關心他們要面對比成年人 重四倍的失業率呢?!反賭波人士若只著眼於賭風、病態賭博及青少年有欠成熟的心智等個人道德問題,而沒去正視引致賭風興盛的社會環境因素,便可能會捉錯用神,錯怪受害人,怪罪病態賭徒的嗜賭成癮,或錯怪少年欠自制能力而易於染上賭 。                                                                                   

        
 
 
原載於<公教報>「關社路上」專欄  2001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