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1-05-21 關社路上:關社所需的意識醒覺

 

關社所需的意識醒覺
        
                                                                                           
        當關社組回應社區或社會問題時,慣常會認為個人層面的愛德服務遠比政策層面的倡議工作來得合適有效,並較合乎福音精神。隨著近代社會學的興起,益發對社會問題的成因更透徹的理解,而對這種慣常的想法提出質疑。
 
        筆者無意在此褒揚倡議工作的重要性來貶抑愛德服務,卻希望指出在抉擇合適的回應行動時,我們對問題成因的理解往往是抉擇之關鍵所在。若缺乏分析社會問題的宏觀角度或欠社會批判意識,便順理成章把問題歸咎於個人的不足不是,看不到問題形成的全幅圖像,即整個問題發生的處境中,各個部份(如學校、社區、經濟、文化、政治體系等)對問題產生的所作所為。
 
        就以現時中年工人失業問題為例,若沒醒覺到經濟、政治、文化、階級等體系出現了毛病,便自然而言地將失業問題成因視為個人技能不足之故(「鬼叫你讀得書少」這類原因),因此,解決之道必然是提高工人的技能,以提升個人的競爭力或轉業能力,進修或再培訓必藥到病除。眾所周知,即使中年工人完成了再培訓課程,亦無望退離失業大軍行列,原因是引致他們失業的因素並不單是個人的不足,而確確實實是社會上其他體系所引發的,經濟體系未從衰退中回復過來而無法吸納人手,又或這班工人原本從事了數十年的製造行業式微,使他們的技能在新興的服務行業變得英雄無用武之地。現時全球「新經濟」口號之下,以科技為尊的文化思想,貶抑唾棄其他技術,其他行業的生死存亡又怎會著意哩!更何況商人的利益被視為牢不可破的金剛咒,政府政策也要護航,工人的利益保障便往往「無可奈何」地需要作出犧牲。此外,中年工人所遇到的歧視亦非自招。因此,解決失業問題非單獨要求工人去適應求存,應尋求各體系上的革新,並消除歧視,這樣再配合即時適切的愛德慈善服務,才是較全面而有效的解決方案。
 
        以上的分析可能略嫌粗疏,但不失為帶出宏觀視野的重要性的一個範例。社會分析作為了解問題的工具,可讓我們看到社會結構及體制運作上的情況,從而讓我們以基督徒的福音價值觀去評斷社會公義公平的問題,構思如何將天國價值觀及法則融入社會各個體系內的方法,從而促進天國臨現人間的理想境況。若愛德服務與倡議工作相互配合,便能使關社工作更整合並全面地體現基督徒的世界觀。
 
        廿世紀後期著名教育家Paulo Freire 指出意識醒覺(conscientization)---- 批判性的社會意識 ---- 乃活出人性的必要條件,因為我們之所以成為此時此刻的我,是由我們身處的環境中與各體系那千絲萬縷的關係(無論正面與負面的影響)所孕育塑造而成,若人要作為主體而非任由宰制的死物,活出至人性的一面,就必然醒覺到改革身處境況及世界的責任,好讓自己及每個人都活於人性的真善美中。要培養出意識醒覺必須對身處的環境提出批判,對社會問題追根究底,不滿足於表面的解釋,並運用社會分析作為工具。南非主教會議所設的牧民學院 Lumko 便推出一系列提升意識的培訓課程,旨在培育教友意識到社會的不公義而努力摒除,好讓人類的共處中反映天主聖三的共融合一及在基督內活出全面的人性尊嚴。這種意識醒覺的培育亦很值得關社組參考。
 
 
原載於<公教報>「關社路上」專欄  2001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