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0-10-23 關社路上:走進人群的靈修 (文章)

走進人群的靈修

 
        沒有基督徒會否定靈修的重要性,但它與關社又是否風馬牛不相干呢?前者尋求超越脫俗,與後者平俗入世的關注彷如對立。
 
        要探索兩者的關係,讓我們先看看靈修一詞的起源。靈修起源於聖保祿宗徒形容屬於天主聖神的事物為「屬神」(屬靈)。這位聖神就舊約中雅威的氣息,新約中復活基督所賜予的聖神。聖保祿指屬靈的人乃領受了天主聖神(格前二14-15),每個人不同的神恩都源自同一聖神,是要為服務他人(格前十二1-11)。
 
        聖保祿親身經驗復活的基督,並在聖神的推動之下,見證在主內為所有人(不論猶太人、希臘人、奴隸或自由人)的更新、再造。他體會到愈深入參與基督的苦難及逾越奧跡,愈經驗到天主的權能。因此,靈修指向整個在聖神引領下的生命。
 
        馬爾谷團體當時面對著迫害,其靈修的焦點在於跟隨基督,作為受苦的僕人。路加團體在對外傳教的工作中,不斷體會到被召往關懷家人朋友以外的人,並效法基督將天父盟約的愛、帶給貧窮的和受壓迫者。瑪竇團體需要處理與以色列傳統、法律和正義(righteousness)的經驗之關係,故其靈修核心視耶穌為智慧的化身,去演繹以色列的傳統,並為教會團體引進天主和平正義的國度。若望團體面對著分化的問題,並體會到當他們與基督一樣緊密地與父結合,他們便會成為主內的兄弟姊妹和朋友,而基督被父派遣到世上的經驗,亦是他們所領受的同一使命。
 
        因此,靈修為基督徒來說是一種涵蓋著整個生命的生活、經驗。表面看似個人化,但實是含有豐富的社會意義。惟自十二世紀信徒對靈修的理解開始改變,及至十七世紀,它意指內在的靈性上尋求完美。直至梵二,教會才把靈修回復為整合的生活、經驗,並且為平信徒靈修的神學奠定基礎。
 
        梵二教會憲章指出,平信徒同樣分享被召成聖的使命。教友傳教法令中亦肯定他們在現世中獨特的角色:「把基督的精神注入每人所生活的社會思想、習慣、法律和制度中,這種傳教事業是教友的職務和責任,別人不能適當地代替他們完成。」(第十三段)
 
        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中更宣稱教會是整個人類大家庭的團結:「我們這時代的人們,尤其貧困者和遭受折磨者,所有喜樂和期望、愁苦、焦慮,亦是基督徒的喜樂與期望、愁苦和焦慮」(第一段),推動社會正義和捍衛人權的工作亦視為教會參與人類救贖工程的使命。
       
        由此可見,活出教會的全部使命乃平信徒的靈修,而基督徒的靈修便是尋求活出最豐盛的人性。換言之,靈修與關社緊密相連。無怪乎當代著名靈修大師梅頓(Merton)早於梵二前已體會到避世的生活尋找不到天主,反而在全面進入自己及進入現世各個範疇中(包括人際、正義行動、人性),並且在非基督宗教中讚揚和找尋上主。
 
 
原載於<公教報>「關社路上」專欄  2000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