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意識培育
2008-12-17 災後重建(台灣教會在九二一大地震後的重建工作)


災後重建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是台灣最大殺傷力的災害之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在災難後一個月內,發動教會的人力物力,在18個地點成立重建關懷站,筆者曾於本年二月探訪了長老教會位於南投懸(其中一個重災區)的兩個關懷站。本文籍著借鏡其中一個堂會的災後重建工作,探討香港在非典型肺炎的災後工作中,民間力量或堂區關社組所能貢獻的角色。
 
鹿谷鄉社區重建關懷站
 
  南投縣鹿谷鄉位於山區地帶,凍頂山上的茶園是聞名的「凍頂烏龍茶」的產地,也是居民主要的經濟來源,而竹筍亦是另一聞名的特產。鹿谷亦有豐富的觀光資源,如清水溝溪、鳳凰瀑布、小半天瀑布、麒麟潭、野鴿谷、溪頭遊樂區、鳳凰谷鳥園等。這個社區的青年人大都離鄉往外工作,而留鄉的也以婦女居多。
 
  九二一地震不但令超過廿萬戶的房屋塌陷或半倒,而且令居民失去工作。長老教會在鹿谷鄉堂會成立社區重建關懷站,並由政府轉介而獲光鹽文教基金會資助運作,當中更發展出一種社區經濟生產的重建工作,現簡介下:
 
  1)組織「晴社區媽媽讀書會」。堂會組織社區媽媽,透過文章及心聲的分享,讓她們彼此撫慰哀傷的心靈,並傾吐家庭及社區的問題,而逐漸建立一份凝聚力,另外,透過一起拼湊夢想中的社區家園,鼓勵這些媽媽一起重建社區。
 
  2)進行社區工作的培育。一方面,讀書會閱讀有關社區營造的書籍,另一方面,由於這些媽媽希望在當地成立旅遊資訊中心,讓觀光、文化、農產業可結合起來發展,故她們親自動手進行鹿谷十三個村的文史調查,及製作社區地圖,更在重拾當地農業特產的價值中,交流及研發更多茶葉製品。
 
  3)傳統技藝的學習及社區資源的開發。除繼續以書籍及影片,來開拓思維之外,這些媽媽還發掘社區中的人才,而組成社區人才資源庫,從中亦學習傳統竹製藝術品、茶道及草編手藝品,保存及發揚這些傳統文化。她們更接受導遊的訓練,她們由害怕發言,鍛練到專業的水平。
 
  4)接合商業性的發展。還未正式作商業性發展之前,桃芝颱風令這個社區經歷另一場災劫,晴讀書會協助清理受災的家園及發放物資等工作,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之後,亦協助堂會向受災戶進行關懷探訪及發放慰問品。
 
  適逢政府經濟部商業司委託一間管理顧問公司在當地發展形象商圈,而顧問公司聞悉晴讀書會的情況,所以,經過一番協商後,讀書會便承辦起「經濟部商業司的鹿谷形象商圈」,當中發展文化與商業給合的社區經濟活動,以振興當地的產業。一方面,這些媽媽需繼續社區工作技巧的培訓,另一方面,她們發展「鹿谷知性之旅」旅遊團,將學習到的才藝發揮出來,並開發另一些表演節目。2002年5月4日,商圈正式開幕,吸引了一些外來觀光的人士。
 
  5)資源分配的協調與共識。當旅客數目日漸增多,商業運作亦逐漸興盛起來,金錢利益的管理與分配便變得非常重要,所以,讀書會發展至這個階段,便重新檢視現時的運作能否配合當初的理想,並建立新共識。
 
民間力量的貢獻
 
  從鹿谷社區重建關懷的經驗,我們可以看到民間自發的災後重建行動,能夠快捷地回應社區的需要,並因應社區的獨特情況,發展出最適切的重建工作,,但這不表示政府因此而袖手旁觀,反而政府提供了資源或制訂政策去配合,促使這些民間自發的行動得以維持下去,並發揮其靈活性,更使政策的制定更趨民主化。還有,社區裡的居民、團體或組織都是社區的資產(community assets),而這些居民及團體參與營造社區所建立的關係網絡是很重要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鹿谷鄉社區的再生力量就孕育於這些關係網絡的動員及守望相助的互動上。
 
  對居住在城巿的我們來說,要借鏡山區的經驗,似乎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但都巿人疏離的人際關係,失卻守望相助的社區支援系統,都使我們變得孤立脆弱,更無力應付突發的危機。然而,非典型肺炎的經驗,讓我們重新看到,危難中的守望相助才是出路,堂區及關社組值得考慮透過建立社會資本,提升解決社區問題的能力,從最基礎的層次改革社會及人際關係,促進社區人士及組織一同策劃適切的非典型肺炎後重建工作,當中也可包括商業的參與,進而要求政府撥調資源來配合或制訂更合適的政策。六、七十年代,不少堂區成立的儲蓄互助社,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去說明,堂區透過其內部的關係網絡,促進教友之間經濟上的互助,解決同共的困境。近年,也有勞資關係協進會女工合作社的「社區二手店」,透過向社區人士收集可用的二手物品,讓貧困家庭以低廉的價錢獲取日常用品,最近也提供500個免費保費包(內有口罩、漂白水、洗手液、板藍根沖劑、下火王沖劑)予低收入家庭。若堂區欠缺地方開設二手店,可考慮向房署以低廉的租金申請空置的商舖。堂區有其已建立的關係網絡,有有利的條件去推展社區計劃,所以,值得好好利用這個優勢為社區作出貢獻。